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四十三章 悲催劉德

第四十三章 悲催劉德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劉德覺得自己快要死了,他穿著一件破爛的麻衣,枯坐在長安東市一個食肆門口的臺階旁,傻愣愣的望著人來人往的大街,餓得沒有一絲力氣。

    仁壽家宴那曰出了宮城后,他并沒有找到來時乘坐的王府車駕,還被宮門前的幾個侍衛架起來,遠遠丟到一邊。當劉德滿臉怒容的走回北闕甲第,想要進入自己的王府時,竟然被中尉府派來守衛的府卒攔了下來,一副大爺不認識你的可惡嘴臉。

    按說原本沒人敢這么大膽,冒犯王爺的罪名可不輕。可是侍衛和府卒們都有充足的理由——劉德沒有印綬,無法證明他王爺的身份。準確的說,劉德的印綬就丟失了。在只認印綬不認人的漢朝,這可是比在后世丟了身份證還可怕千萬倍的事情。

    在秦漢時,印的地位比腦袋更重要,因為它是權力的象征。漢印因為是要鈐在封泥上用于封印的。因此尺寸不可能太大,一般的只有指甲蓋大小,平時不用時都隨身攜帶,收盛于腰間所掛的鞶囊中,再在外面垂上綬帶。

    由于漢代朝服不象后世那樣以顏色區分等級,而是都穿皂衣,因此印章的材質,印鈕的形狀和綬帶的顏色是區分官員祿秩的唯一標志。丞相金印紫綬,御史大夫是副丞相,佩銀印青綬,以下各有等差。再一個是印鈕的形狀,帝后用螭鈕,諸王丞相列侯用龜鈕。

    由于漢代印綬的地位很高,所以新莽末年,商人杜吳殺死王莽后,不去砍他的首級,而首先去解他的印綬掛在自己身上,可見漢人潛意識心目中,印綬的地位遠比那顆腦袋值錢。因為腦袋不過換些懸賞,而印綬則象征著權力。又如秦末時,項梁帶著侄兒項籍起事,殺了會稽守,解下他的印綬掛在自己身上,就可以號令全郡的兵馬。

    從此,劉德的悲慘生涯開始了,只要他稍微接近熟識的王爺或朝臣的府邸,就會被一些不明身份的兵衛盤查,以保護王爺和朝臣為由,不許他靠近。而到了晚上,他更是遭遇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搶劫,他被數個蒙面大漢劫持到了長安東市,除了貼身衣褲外,劫匪只給他留下了一件破爛的麻衣和一個破碗。

    劉德不笨,當然知道這一切都是太子劉徹搞的鬼。否則哪有這么巧,無論他走到哪里,都會碰到多管閑事的兵士。可他知道哪怕就是劉徹將自己活活餓死,也沒有人能以此為由向劉徹發難。漢朝就是認印不認人,你自己把印丟了,餓死了也怨不得不別人。

    三天了,劉德沒吃過一口東西,晚上就學著路邊的乞丐,找個避風的角落蜷縮成一團。雖然快要入夏了,但長安的夜晚還是非常寒冷的。如今的他,披頭散發,面容枯槁,渾身散發出一種腐肉般的惡臭,連附近的乞丐都離他遠遠的。當然,并不是說乞丐們比他干凈,而是能感覺到他周身籠罩著一種死氣沉沉的濃郁到無法化開怨念。

    咚!食肆的伙計狠狠的踹了劉德一腳,朝他臉上吐了口唾沫,呵斥道:“給老子死遠點!還讓不讓人做生意了?”

    食肆附近一般都會有乞丐,只要乞討時做得不過分,伙計們也從不難為他們,甚至有時會端出些剩飯剩菜放到他們的飯缽中。但是眼前這個乞丐實在遭人討厭,既不肯吃伙計拿來的剩飯,又死死賴著不走,還擺出一副隨時要死的樣子,嚇得來往的行人都不敢進食肆吃喝。

    原本已經奄奄一息的劉德被伙計狠狠踹在大腿上,只覺一陣劇痛,竟不可思議的清醒了一些。他擦了擦臉上的唾沫,喉嚨里發出低啞的嘶吼聲,如野獸一般沖上去保住伙計的大腿,狠狠的咬了下去。。。。。。

    中尉府的正堂上,郅都皺著眉頭看了看堂下被打得渾身是血,如同死狗一般趴在地上毫無聲息的劉德,對著被人用擔架抬來的食肆伙計問道:“就是這乞丐咬下你一塊肉來?”

    面色蒼白的伙計涕淚橫流道:“正是,請大人給小人做主啊!小人并不是故意將他打成這般模樣,只是他死不松口,幾乎將小人活活疼死,這才下手沒了輕重啊!”

    郅都翻看了桌案上仵作關于伙計傷情的簡牘,點頭道:“確實傷得不輕,此事錯不在你,你且回去好好休養,這乞丐就交給本官處置,定會還你公道。”

    伙計頓時感激涕零,連聲稱謝,畢竟雖是乞丐傷人在先,但若是真將他打死,自己也難逃牢獄之災。如今中尉大人這一番話,就是為他脫了干系。

    吩咐書吏帶人將伙計抬走,詳細記錄下供狀,郅都面無表情的打量了一番地上的劉德,對府卒幽幽道:“帶下去,好好清理一番,再找幾個機靈點的看著,莫讓他死了。”

    府卒應諾,架起地上的乞丐就往堂外走去。雖然他們不知道中尉大人為何要救活這個乞丐,但卻不敢有絲毫違背。郅都御下之嚴苛是出了名的,敢違令者打個半死都是輕的。

    太子/宮中,除了栗姬所生的三位皇子,劉徹的六位兄長都到齊了,正在正殿和劉徹飲宴,慶祝《皇家實業集團入股協議》的正式簽訂。

    數曰來,少府在太子劉徹提供的章程下,對諸皇子各封國的往年租稅和各種不動產做了詳細評估。根據這些評估,劉徹給諸位兄長開出極為優厚的估價,溢值達到了兩成以上。皇子們自然很是滿意,既然木已成舟,能多占點便宜自然也是好的。

    尤其是劉非,坐擁兩郡之地,竟然獲得了高達十五億錢的財產估值,著實讓他興奮不已。要知道,這兩郡哪怕風調雨順的年份,他能收到的租稅也不會超過四千萬錢,還要支付府中大批幕僚和下屬的薪俸,真正的收入不過兩千余萬。十五億夠他不吃不喝攢上近百年,試想哪個諸侯王能活上百年?大漢朝廷去年的歲入也不到六十億錢,啥叫富可敵國?劉非現在就覺得自己富可敵國。

    雖然這些估值都會算成股份,拿不到真正的銀錢,但顯然皇帝老爹是清楚這件事的,太子今后想賴也賴不掉。再說長安城的權貴豪強,誰不知道所謂的田氏商業集團,暗地里就是太子的產業。有好事的人私下稍稍估算了一下,這些產業在去年短短數月間,就達到了近十億錢的恐怖收益!劉非很清楚,跟著太子老弟做買賣,萬萬是不會虧的。哪怕是掙得少了,太子也有足夠的家底補足承諾的“最低收益”。當然了,堂堂皇子是不會去經商的,但那些權貴世家,哪個背地里沒有自家的買賣,“偷偷的進莊,打槍的不要”就可以了。

    酒熱正酣之際,劉榮帶著滿臉怒容的劉閼闖進殿來,急聲道:“太子殿下,請放過二弟吧。”

    諸位皇子聞言一愣,齊齊看向了主位上的太子劉徹,猜測著他是否真的對劉德動手了。

    劉徹微微一笑,問道:“大哥何出此言啊?孤王何曾要對付劉德?”

    劉閼搶上前來,冷哼道:“二哥此時正在中尉府,生死不知,太子真不知此事?!”

    “哦?還有此事?劉德所犯何事?竟被捉拿至中尉府?”劉徹滿臉戲謔,幽幽道:“中尉郅都一向秉公執法,如是劉德無甚大錯,諸位兄長俱可放心。”

    劉榮聞言滿臉漲得通紅,他怎可說出劉德是在街邊乞討時咬了一個小小的平民?這是大損天家尊嚴的丑事,傳揚出去,劉德輕則被宗正府執行家法,重則被逐出宗族,貶為庶人也不是不可能。

    “太子如何才肯放過二弟?”劉榮攔住身邊目呲欲裂的劉閼,鐵青著臉問道。

    劉徹絲毫不為所動:“大哥此言差矣!我大漢崇黃老之學,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若劉德真犯了罪過,大哥該去問大理卿,依法該如何論處。來問孤王,實在是尋錯了門路。”

    席上的皇子們也都聽出來了,想是劉德被人尋到了錯處,如今被中尉府看押起來了。不由暗自感嘆太子下手之快之果決,也慶幸自己早早看清形勢,沒有死扛。一時間,都默默的端著酒樽,品著美酒,根本沒有為劉德出頭的打算。

    劉彭祖更是冷嘲熱諷道:“太子說得有理,既然二哥犯了事,按大漢律法辦理就是,大哥和三哥若想徇私,大可去求父皇嘛。到太子/宮來作甚?沒來由的擾了太子和兄長們的酒興。”

    諸位皇子聞言,不禁莞爾,這家伙無恥的樣子,很有皇帝老爹當年的風范。劉彭祖絲毫不以為忤,反正是都已經站隊了,干脆就把劉榮三人得罪死,也好向未來的皇帝表表忠心。示意自己反正不要臉不要命了,只能跟定你了,將來千萬不能虧待我!

    劉榮和劉閼被這話氣得幾欲發狂,殿內的氣氛頓時更加緊張起來。

    ;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漢武揮鞭》章節(正文 第四十三章 悲催劉德)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