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公堂之上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公堂之上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南陽太守府居于宛城至中,坐北向南,軸線對稱,主從有序,中央殿堂,兩側輔助,布局多路,院落數進。中軸線兩側左文右武,左尊右卑,前朝后寢。

    府衙的照壁呈凹形,高逾兩丈,寬七丈,用青磚砌成,磚上有“南陽府”的磚銘。

    大門前女兒墻,兩側是八字墻,墻體內各鑲石碑四通。進入面闊三間,進深兩間的拱券式大門,便是儀門。

    儀門形制同大門,唯前坡內側檐部采用木色卷棚。儀門為禮儀大門,凡新官到任,至儀門前下馬,由迎接官員迎入儀門內。嘉慶大典,皇帝臨幸,宣讀圣旨或舉行重大祭祀活動,也要大開儀門。

    儀門之后便是大堂,它面闊五間,進深三間,是中軸線上主體建筑,也是第三進院落。檐下置斗拱,斗拱疏朗,梁架奇巧明亮寬敞。

    大堂是太守開讀詔旨、接見官吏,舉行重要儀式的地方,堂正中設公案,兩側陳列著太守儀仗。大堂之后的二堂是府臺長官處理一般公務的地方,具有威嚴莊重的氣氛。穿過二堂大門行約二十步,便是三堂,為太守接待上級官員,商義政事,處理公務及燕居的地方。

    依據往例,欠債逾期不還乃是民事糾紛的小案,無論如何也不該由太守親自審理,只需交由當地縣衙自行判案即可。

    宛縣作為南陽郡的郡治,縣衙和太守府的距離并不遠。縣令胡達聞得竟有人膽敢越級到府衙興訟,險些嚇得昏死過去,急忙一路小跑前往府衙,求見太守夏阮。

    自從前任南陽太守司馬弘被押解進京,朝廷便從丞相府抽調了夏阮赴南陽就任。陳達作為僥幸未被波及的少數本地官員之一,對于這位新任太守了解不多,只知道乃是極為清廉干練的能吏。

    “太守早有囑咐,若是胡縣令前來求見,只管帶到二堂聽審便是。”門吏入內通報片刻后,太守府的侍衛頭子督賊曹許廣川緩緩走了出來,向胡達拱手道。

    胡達也不敢托大,畢竟督賊曹可是太守的心腹之人,忙回禮道:“如此就勞煩督賊曹了。”

    許廣川倒也沒有繼續跟他客套,而是轉身領著他往二堂緩緩行去。

    太守府衙審理案件和縣衙有著極大的不同,尤其是聽審制度。縣衙為表公平公正公開之意,是允許百姓們在衙門外聽審的。而府衙由于位階較高,即便如胡達這樣的縣令前來求見,也要經過通報,更不適合平民百姓自由出入,甚至連聚眾于府衙門外,也是極為犯忌諱的。

    當胡達來到府衙二堂,見到坐在堂上審案的乃是主辟訟事的辭曹掾史,心知該案并沒有交由主斷罪決獄的決曹掾史負責,不由長舒了一口氣。

    秦漢時設立的郡縣地方機構,太守和縣令擁有行政權和司法權,對管轄區內的一般案件自行處理,對于疑難案件可以奏報給廷尉處理。在郡守下設有辭曹掾史和決曹掾史,在縣令下設有辭曹掾史和獄掾,這些機構都是協助郡守和縣令進行司法工作。

    若按照后世的劃分,辭曹掾史偏向民事訴訟,而決曹掾史更多時候則主管刑事案件。因此當胡達看到是府衙的辭曹掾史在審案,便知道案情并不嚴重。

    雖然胡達對治下的宛縣內有人膽敢越級興訟頗為不悅,自覺失了臉面,但只要沒有鬧出什么大亂子,便是值得慶幸的了。

    辭曹掾史樸辛見胡達步入堂內,微微朝他點頭示意,并示意門下掾給他添加了一個側席。雖說胡達的品級較高,但樸辛乃是府衙之人,自然不會對胡達的到來過于在意。

    胡達也不以為意,緩緩在側席坐下,又接過書佐遞來的訟狀,細細的閱讀起來。待他閱覽完訟狀,不由露出甚為訝異的神情。訟狀的大體內容,乃是指南陽曹氏向興訟之人李周借貸了共計八千萬錢,如今已過了借據上限定的半年期限,算上利錢,本息結算已堪堪過億錢。

    作為本地官員,胡達自然曉得曹氏的深厚底蘊,萬萬不敢相信他們竟然欠下如此高額的債務,竟還逾期未還。

    胡達將訟狀交還書佐,隨即仔細打量了一番躬身立于堂上的原告李周,只見他身著皂色麻衣,面色黝黑,一副老實莊稼漢的模樣,實在不似身家巨萬之人。他萬般疑惑之下,不由出言問道:“既是興訟,可有將借據帶來,作為呈堂之佐證?”

    李周緩緩抬頭,并未回話,而是略帶疑惑的望向主席上辭曹掾史樸辛。

    樸辛皺著眉頭,顯然對胡達的冒然出言頗為不悅,卻也不好發作,便淡淡的道:“此乃宛縣胡縣令,特意前來聽審。既是胡縣令要問訊,你且回話便是。”

    李周躬身應諾,卻絲毫沒有將借據取出的打算,而是扭頭對胡達緩緩道:“回縣令,草民適才已將借據交由樸掾史驗看過了。若是縣令不信,待得曹家的人上堂,草民自會再取出借據作為佐證。”

    胡達不由一愣,這李周竟不識得他這個宛縣的父母官,反倒對隨著太守夏阮一同從京城下派來樸辛顯得頗為信任,看來定然不是本地百姓。此事頗為蹊蹺,胡達念及種種怪異之處,不由有些后悔自己摻和進這件事情中,然而此時再想脫身恐怕已來不及了。

    就在胡達思緒煩亂之時,門下掾進入大堂稟報道:“稟掾史,府卒已將曹笇帶到,此時正候在堂外。”

    樸辛微微頜首,下令道:“來得倒不慢,把他帶上堂來吧。”

    門下掾應諾而去,片刻后便領著曹笇邁入堂內。

    曹笇眼見胡達也坐在堂上,不由心中暗喜。這胡達擔任宛縣縣令數年來,沒少收納曹家的“孝敬”,想來定會施以援手。

    胡達見曹笇望向他的眼神中頗有求助的意味,心中不由咯噔一下,暗道不好。他好不容易僥幸逃過了朝廷對南陽官場的清洗,斷斷不想再被拖下水。然而當初他確實拿了曹家不少好處,若是當真把曹笇惹急了,抖落出來,足夠讓他丟官去職了。

    “草民曹笇見過掾史,見過縣令。”曹笇緩緩屈膝到地,伏身向兩位主官行了拜禮。

    漢初的拜禮和后世清宮辮子戲的下跪是不一樣的,涉訴見官的平民百姓才定要行拜。平曰里百姓見到官員,大多數情況下并不需要行拜。

    拜禮與下跪相比,更多的是一種禮節,屈辱姓質沒有下跪那么嚴重。在漢初,見官“不拜”和見官“不跪”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概念。除非出現極為特殊的情況,否則漢人只跪天地君親師。相比膝蓋發軟的漢人后裔,真正的漢人實在活得很有尊嚴!

    “你就是曹笇?”樸辛擺擺手,示意他起身,隨即問道。

    曹笇站起身來,也來不及整理衣襟,忙躬身道:“正是草民。”

    樸辛點點頭,復又問道:“嗯,可知此番喚你前來,所為何事?”

    “草民只知有人狀告在下,說是欠債不還,詳情卻不甚知曉。”曹笇老老實實的回答道,臉上不免露出幾分茫然和些許惱怒。

    “恩,既是如此,你便先瞧瞧訟狀,看看有無異議之處。”樸辛顯然不想浪費時間,當即直入主題,讓書佐復又將訟狀遞給曹笇。

    曹笇小心翼翼的接過訟狀,頗有些急切的迅速閱覽了一遍。待得看完,他不由長舒了一口氣,抬頭望向樸辛,語帶微微怒道:“稟掾史,這訟狀所言及之事,皆是肆意誣賴,草民壓根不認識名為李周之人,更遑論向他借貸如此巨額的錢財!還望掾史為草民做主,定他個誣陷謀財之罪!”

    “放肆!如何訟事決斷,本官自會秉公辦理,豈容你一介商賈之人出言談論!”樸辛雙眉一揚,冷冷喝道。

    曹笇不由渾身一顫,心中暗自懊悔,適才一時興奮下,確有些忘形,稍稍失了分寸。他急忙躬身作揖道:“掾史恕罪,草民一時激憤,方才出言不慎,斷斷不敢有分毫指摘斷案的心思。”

    樸辛并未吱聲,而是冷冷的注視著曹笇,直把他盯得背上冷汗直冒,忙偷偷瞄了胡達一眼,露出求助的神情。

    胡達心中惱怒不已,卻又不得不出言相助道:“掾史何必跟這般粗鄙的商賈之人計較?姑念他適才心緒不穩,倒也情有可原。”

    樸辛饒有趣味的望向胡達,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微笑,隨即擺擺手道:“既然胡縣令發話了,那便算了,下不為例。”

    曹笇這才松了口氣,正要出言應諾,卻又聽得樸辛朗聲問道:“李周,這曹笇說他和你并不相識,更未向你借貸錢財,你可有辯駁?”

    曹笇聞言一愣,這才發現身側不遠處還站著一個黑臉大漢。照著樸辛的問話聽來,這大漢赫然便是將他告上公堂的李周。曹笇的雙眼噴射出無邊怒焰,直勾勾的盯著李周,確信自己從未見過此人,心中肯定自己是被誣告,愈發憤恨起來,大有生啖其肉而后快的感覺。

    李周卻是對曹笇視而不見,只是若無其事的對著樸辛回話道:“回掾史,草民確實和曹笇并不相識。”

    此言一出,堂上的眾人皆是滿臉訝異,顯然頭一次在公堂上見到如此光棍的奇葩之人。就算是當真要誣告謀財,即便不辯解幾句,也當在被戳破后求饒才是,怎會如此云淡風輕?莫不是個傻子不成?(未完待續。)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漢武揮鞭》章節(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公堂之上)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