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待汝尋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待汝尋仇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你叫甚么名字?”

    倉素抬腳,將腳邊那個被嚇呆的男子踹了踹,問道。

    男子忙是答道:“丹……丹巴。”

    “很好,我最喜歡識相的匈奴人。”

    倉素顯是頗滿意他的態度,微微頜首,復又向李松和趙立下令道:“這丹巴會說漢話,便由我親自審問,你倆再各尋個匈奴人,分開審問,若待會誰答的對不上,錯一句便斬去一指!”

    兩人自是應諾,各自挑了個匈奴男子,押到別處細細審問。

    倉素待他們走遠,就地對丹巴道:“告訴我,他們都與你的有甚么關系,就從那個死了的說起!”

    丹巴臉上閃過一絲掙扎,但當眼角余光落到地上那柄染血的匕首,又想到眼前這漢將先前對兩個手下的吩咐,忙是抬起手不斷指認道:“死的是我大哥,那是我大嫂和大哥的兩個孩子,那是我阿媽,大妹,二妹,三妹,三弟媳,四弟媳,剛才被押走的兩人是我的三弟和四弟……”

    “完了?”

    倉素見他突然面色糾結,欲言又止,顯是心中頗為掙扎,突然冷聲問道。

    丹巴渾身一顫,心中愈加掙扎。

    “既然你不識得此女和她的孩子,那還留她母子作甚,不若殺了!”

    倉素抬手指著最后那個丹巴未曾介紹的女子,她正抱著個襁褓,哄著那被吵鬧聲驚醒的嬰兒。

    丹巴駭得臉色蒼白,急聲哀求道:“不……不要,那是我的……我的媳婦和孩兒,求求你……”

    “很好!”

    倉素滿意的點點頭,展顏笑道:“待會我問你答,但有半分欺瞞,你的妻兒……”

    丹巴忙是道:“絕不敢瞞,不敢瞞。”

    倉素不再拖延,出言細細詢問起來。

    那丹巴亦是老實作答,端是小心翼翼,唯恐有半分記岔答錯,惹惱眼前的魔鬼,累得全家丟了小命。

    丹巴一家所在的布日古部族,原是個不小的部族,臣屬于匈奴右賢王。多年來,布日古部族一直在祁連山北邊的諸多匈奴駐牧地間游牧。

    直到去年秋天,漢軍胡騎進入河西走廊,大肆燒殺擄掠,更將整個布日古部族徹底覆滅,高過車輪的精壯男女盡皆擄做奴隸,其余老弱婦孺盡皆屠戮殆盡,半個不留。

    所幸丹巴一家的放牧地離部族營地稍遠,且位于祁連山腳的某處叢林邊緣,丹巴的大哥巴圖便帶著家人鉆入山林中,終是逃過一劫。

    隨著漢軍胡騎和卑禾候麾下的羌騎不斷清掃河西走廊的匈奴駐牧地,巴圖和丹巴只得領著家人晝伏夜出,沿著弱水一路北上,終于抵達居延海。

    布日古部族已然覆滅,他們便成了流浪牧民,若是遇到其他游牧部落,怕是會被擄為奴隸。

    因此他們不敢呆在水草豐沛之地,便繼續沿著騰格里大漠的邊緣往東北走,小心翼翼的繞開匈奴右賢王庭及沿途諸多駐牧地,用了小半年才走到此處,不想卻撞上了漢人大軍,生生被擄了來。

    倉素仔細聽他講述,偶爾問上一句,神情雖無半分變化,心下卻是愈發興奮。

    若丹巴所述皆是屬實,那他們的那條逃亡之路,可不就是奇襲匈奴右部王庭的絕佳路線么?

    倉素擺手打斷已是聲音嘶啞的丹巴,沉聲發問道:“匈奴右部王庭百里外可有甚么地方足以讓數萬大軍暫且隱藏的?”

    丹巴顯是反應不及,有些愣怔。

    倉素見他聽不懂,再度詳細問道;“右部王庭百里之外,二百里之內,可有大片的山林或是可遮擋視線的大土丘,且周圍沒有游牧部落,使得我數萬大軍可以掩藏行蹤。”

    丹巴驚得張大了嘴,終是想到了眼前這支漢人大軍是想偷襲右賢王的王庭所在。

    “怎的?不知道?”

    倉素猛的抬腳將他踹翻在地,冷聲道:“那留你等何用,盡數殺了,也免得拖累我大軍趕路!”

    丹巴忙是爬起來,抱著倉素的小腿驚慌道:“我知道,我知道,沿著這小溪往西走,找到大溪,在大溪的上游,有個大湖,湖邊有大片大片的胡楊林,聽我大哥說,那里是王的射獵地,平日沒有部落敢到那里放牧和狩獵!”

    倉素不禁心喜,卻是故作猜疑道:“哦?既然是右賢王的射獵地,平常豈會無人巡視?”

    丹巴愈發慌亂,忙是急聲辯解道:“我們經過那里時,沒見有人巡視。大哥帶我們在林中找尋獵物時,還曾說過,在王的屬地,沒人敢違背王的意志,不會特意派人看守的。”

    “哈哈,很好!”

    倉素撫掌大笑,也不再發問,站在原地垂首細細思索起來。

    過得不久,趙立和李松便押著那丹巴的兩個阿弟回來復命。

    三人將審問出的訊息細細對過,皆和丹巴先前所述大同小異,想來是可信的。

    “你們兄弟三人若肯為我大軍引路,待到了那胡楊林,且不教旁的匈奴人發現,非但饒你全家性命,還會重重有賞。”

    倉素扭臉看著惶恐不安的丹巴,沉聲道。

    丹巴面露猶豫之色,顯是擔憂他說話不作數,最后還是小命難保。

    “你有得選么?”

    倉素冷笑道,復又道:“待會你兄弟三人便隨我大軍前行,我會派十名軍士留在此處,看守你其余的家人。三日內,他們若未收到我的傳訊,便會將你這些家人的血肉活活片下來!”

    丹巴癱軟在地,雙唇顫抖,顯是嚇得懵了,說不出話來。

    倉素卻沒耐心拖沓,俯首拾起地上的匕首,執在手中把玩,陰惻惻的輕笑道:“你若不信,便從中先選出一個,我親自動手片肉給你看,不片滿一千刀,絕不會咽氣。”

    丹巴已近崩潰,忙是連聲道:“不,我愿意帶路,愿意帶路!”

    “將他押去見太守。”

    倉素見他應下,命身旁一位細柳將官將他押走,復又吩咐李松和趙立留下對他那兩個弟弟細說分明,便也往李廣所在出大步行去。

    那些匈奴人見得丹巴被押走,還當漢人也要殺了他,不由又是慌亂,尤是丹巴那抱著襁褓的媳婦,險些急瘋了。

    李松忙是用匈奴語將事情說清,暫且將他們安撫下來。

    趙立卻是緩步走近巴圖的媳婦,冷眼看著她懷中那個年歲稍大的男孩。

    男孩眼中的目光他很熟悉,充滿著仇恨,狼崽子一般,便似當年自己初次看到匈奴人般。

    趙立不怒反笑,戲謔道:“我殺了你阿爸,你恨我么?”

    巴圖媳婦正自垂淚哭泣,猝然聞言,駭得面色慘白,忙是用手摟緊她的大兒子,想讓他避開眼前這個惡魔的視線。

    豈料那男孩卻分外執拗,死死盯著趙立的臉龐,似要將殺父仇人的長相牢牢記住,方便日后尋仇。

    趙立相信,若此時給男孩一柄匕首,他會毫不猶豫的朝自己刺來。

    這種恨意,他也有,且在心里蘊了近十載,愈發的濃烈,已近乎某種執念,唯有不斷的殺戮匈奴人,方能稍稍緩解。

    “我為大漢羽林軍候趙立,待你長大,記得來尋我報仇!”

    趙立不再多言,轉身押上先前審問的那名男子,便是轉身離去。

    男孩竭力吼叫道:“我叫圖魯,巴圖的兒子,你記住這兩個個名字,我定會替阿爸報仇的!”

    趙立停下腳步,扭頭望向那個被他母親死死捂住嘴巴,卻仍不住掙扎的男孩,輕蔑一笑:“如今的你,哪有資格讓我記住你的名字,你阿爸又已是個死人,我可懶得去記。”

    說完,他便轉過頭,押著人大步離去,再懶得理會身后的那道充滿恨意的目光。

    李松微是愣怔,只得也押著人跟了上去,靠到近前,輕笑道:“平日倒看不出來,你竟會這般心慈手軟。”

    “右監已說會饒過他們,我豈能私自殺人?”

    趙立微是嘆息道:“況且……你不覺得,他很像當初的你我么?”

    李松搖搖頭,坦言道:“我爹戰死沙場后,義父便將我養在身邊,當做親生兒子般,教我讀書習武,不似你這般受盡苦楚,故不似你這般恨意滔天,我只想為國盡忠,倒沒想過將匈奴人屠戮殆盡。”

    趙立默然良久,方才淡淡道:“大多時候,唯有仇恨方能讓人有勇氣活下去。”

    李松又是搖頭,輕笑道:“呵呵,尚需在身后有著強盛富足的國度,在身旁有著生死相托的袍澤,方能讓人好好活著,甚至有親手復仇的機會。”

    趙立謔笑道:“你覺得他身后有么?”

    李松亦是會意一笑,意有所指道:“從前或許有,如今也還好,但想來是快沒了。”

    趙立頜首道:“故而他定是報不了仇的。”

    “哈哈,我今日才發現,你雖看著陰戾,實則端是個妙人。”

    李松不由撫掌大笑,笑聲在繁星點點的夜空久久回蕩,意味深長。

    半個時辰后,三萬細柳精騎再度整軍出發,由丹巴兄弟三人領路,趁夜向下疾馳。

    大批喬裝成匈奴人的游騎斥候早已撒將開去,以免大軍行進時猝然遇上匈奴的游牧部落,無法盡數全殲,從而暴露形跡。

    至于零星的匈奴牧民,殺無赦!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漢武揮鞭》章節(第四卷 乘龍御風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待汝尋仇)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