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意在擴編

第二百六十七章 意在擴編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入得五月,興建年余的武威城陸續完工了城垣,府衙及囤兵大營等主要建筑,已著手修筑城內的配套建物,及連接焉支山和騰格里大漠的數百里關墻。

    此等營建進度超乎所有人的預料,連太子劉徹都沒想到用黏漿土筑城會如此省時省力。

    或許是因武威城周邊便可就地開采出料姜石和石炭,節省了大量的運力,抑或是因華夏民族自古就是不可理喻的建筑狂魔,漢人監工們押著十余萬外族奴隸晝夜趕工的緣故。

    若非去年匈奴右賢王揮師進犯,導致武威城停工月余,怕是還能更快些。

    大漢君臣不由對已著手興建的西寧城更多幾分期待,待得兩城及周邊關墻盡皆落成,牢牢扼守住河西走廊和河湟谷地,大漢西陲即可穩如磐石。

    安夷將軍公孫歂負責督造及守備武威城,功勞甚大,朝臣們皆在猜測皇帝會如何封賞他。

    漢帝劉啟的旨意卻大是出乎群臣意料,著秦廣除五原太守,改任武威太守,從北地郡和安定郡各抽調五萬邊軍,由秦廣節制,屯駐武威城;著安北將軍史惕率兩萬中壘輕騎前往河湟谷地,與隴西都尉馮遠統領的萬余隴西郡騎兵共同駐守興建中的西寧城;著卑禾候瓦素各率麾下羌騎全力征討祁連山南麓的月氏和諸羌。

    朝臣們訝異之余,卻也能理解皇帝的顧慮,畢竟公孫氏出身匈奴,著實不宜將公孫歂任用為邊郡太守,守備大漢邊陲,還是漢將比較可靠。

    太子劉徹高居御座,見得掌印太監宣讀完圣旨后,朝臣們皆是露出恍然之色,心中不由好笑。

    皇帝老爹雖是陰狠,但心胸還是豁達的,豈會不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淺顯道理,公孫歂雖未出任武威太守,卻也是另有重任,只是不便公之于眾罷了。

    六月間,公孫歂向前來赴任的秦廣交接完武威諸般事務,便在月黑風高之夜,率麾下八千胡騎縱馬出城,進入河西走廊。

    馬背上的公孫歂神采飛揚,全無半分為他人做嫁的憤懣,他是個識時務的,此番撈了個陰安候的爵位,得以陰安縣為食邑,已是大賺,還有甚么不知足的。

    何況陛下仍讓他統率胡騎將士,繼續為大漢征戰,日后還愁無法斬獲更多軍功么?

    日前收到太子殿下的鷂鷹傳訊,讓他暗中率麾下胡騎從河西走廊繞過騰格里大漠,再轉往云中塞外的漠南草原。

    公孫歂雖尚未得知太子的意圖,但為隱匿行蹤而不惜繞行數千里,這等奇詭的舉動,定是有不小的謀算。

    想到太子殿下那運籌萬里的手段,公孫歂愈發興奮,仿似看到前方有無數封賞在等著他擷取,不禁甩鞭催馬,再度提升幾分馬速。

    公孫歂全速趕路時,漠南草原東部已是殺聲盈野。

    烏桓各部尊忽都為大首領,由其統率二十萬烏桓騎射西出烏桓山脈,迎戰左賢王麾下的十五萬匈奴鐵騎。

    忽都接受了漢使宋遠的建議,不與匈奴大軍正面決戰,而是牽著匈奴騎兵在陰山北麓和烏桓山西麓間來回打轉,且不斷分出小股游騎繞道北上,悍然侵入匈奴左部的屬地,四處燒殺擄掠匈奴的游牧部落。

    “將匈奴大軍生生拖死在漠南草原,若他們敢冒然進入烏桓山脈,你等便堵住山口,讓他們活活餓死在里頭!”

    宋遠對烏桓貴族們如是道。

    忽都為首的烏桓貴族們皆是眼神大亮,心道漢人果是擅于兵法謀略,怪不得近年對匈奴連戰連捷。

    漠南草原的諸多匈奴駐牧地去年已被盡數血洗,找不到半個活著的匈奴牧民,勞師遠征的匈奴大軍壓根無法就地補給,烏桓騎射卻能從大漢邊塞獲取源源不斷的糧草兵械。

    只要不斷派游騎侵擾匈奴左部屬地,使其無法輕易向漠南草原運送糧草牲畜,匈奴大軍撐不了多久的。

    匈奴人敢進入烏桓山脈?

    笑話!

    昔年冒頓單于何等囂張,都不敢踏足烏桓山半步,否則烏桓人早就被其徹底滅族了,焉能繁衍至今。

    此時烏桓精銳雖是盡數出山,但留在山中的老弱婦孺足以自保,在峻嶺密林間,匈奴鐵騎想抓住自幼生長于山中的烏桓人,無異于癡人說夢。

    忽都慶幸道:“若真能不戰而勝,真乃大大的幸事。”

    烏桓貴族們皆是頜首認同,他們心中對匈奴還是頗為畏懼的,此番若非逼不得已,也不會出兵迎戰。

    宋遠心下冷笑,太子殿下果是洞悉人心,曉得烏桓人若知悉這等妙計,定不愿再與匈奴死戰。

    他抬眸望向忽都,謔笑道:“聽薄奚候之意,只要匈奴罷兵北返,此番大戰便算了結么?”

    忽都聽出他語氣不善,忙是道:“那使臣以為還當如何,總不能讓我烏桓兒郎憑白送命吧?”

    “甚么叫憑白送命?他們是為你烏桓的后世子孫豁出性命抵御匈奴!”

    宋遠環視帳內眾人,絲毫不掩飾眼中的鄙夷之意,冷聲道:“奇謀乃是詭道,可一不可再,首重的還是實力。若你烏桓不趁此良機削弱匈奴左部的實力,待左賢王罷兵北返,想出應對之策后再次興兵來犯,必定做足準備,你等還能抵御得住?”

    烏桓貴族們皆是醒悟過來,深覺宋遠說得在理,匈奴左賢王此番如此輕敵托大,乃是烏桓將之重創的天賜良機,若是不好生把握,日后怕會遭至其更為兇狠的報復。

    漢人常言,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想來也是這么個道理。

    忽都頗是急切的求教道:“依使臣之見,后續該如何行事?”

    大敵當前,他顧不得在意臉面,既然謀略不如人,索性直接出言詢問。只要能打敗匈奴人,為族人謀得生路,個人榮辱算得了甚么?

    宋遠瞇著雙眼,沉聲道:“依先前的計劃,待拖得匈奴大軍人困馬乏,罷兵北返時,你等再率烏桓騎射銜尾追擊,一路攻到狼居胥山下!”

    帳內一片嘩然,狼居胥山乃是匈奴左部王庭所在,周邊的匈奴部族不計其數,哪里是區區二十萬烏桓騎射可以攻陷的?

    忽都眉宇緊皺,遲疑道:“這未免太過……匈奴左部王庭遠在數千里之外,可不似左谷蠹王庭……”

    “諸位怕是誤解本使之意,并非是要你等攻陷左部王庭,而是在追擊之時將沿途的匈奴駐牧地盡皆拔除。”

    宋遠自是知曉他們的心思,不由搖頭輕笑道:“諸位想想,若能像先前血洗漠南草原般,將匈奴左部屬地的匈奴牧民盡皆屠戮殆盡,日后匈奴左賢王再想興兵南下,要花多少功夫才備得齊所需的糧草和牲畜?”

    “妙啊!”

    忽都重重拍著大腿,大聲贊道。

    眾人亦是頜首,若匈奴左部遭受這等重創,數年內絕對難以恢復元氣,又豈敢再度興兵來犯?

    “你等追至狼居胥山附近,再分出大股騎射四處燒殺搶掠,即便匈奴左賢王醒悟過來,也定然不敢輕易分兵去守護其附屬部族,而會想盡法子與你烏桓大軍決戰。”

    宋遠頓了頓,復又囑咐道:“屆時你等萬不可中計,只需盡量分散兵力,令各路烏桓將士遇著大隊匈奴鐵騎便逃,遇著匈奴部落便屠,待得殺累了,搶夠了,再自行撤回漠南。”

    忽都仔細聆聽,將之牢記在心,不住點頭應是。

    宋遠見帳內的烏桓貴族們皆是眼放綠光,滿臉迫不及待的神情,心下自是暗喜。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去年烏桓人經由搶掠漠南草原的匈奴駐牧地,獲取了大筆財貨,已是食髓知味,如今匈奴左部的附屬部族在他們眼中,或許是更大的肥肉吧?

    至于肉里有沒有毒,要真正吃過才會知曉。

    匈奴左賢王若真受此等大辱,定不會善罷甘休,指不定會舔著臉,花費巨大代價向其余匈奴王者借兵,甚或與左谷蠹王伊稚斜聯手復仇也并非全無可能。

    日后可真有得瞧了!

    遠在長安城的太子劉徹接到宋遠傳訊,得知諸事順遂,不由撫掌大笑。

    以夷制夷,果是個省力又實用的法子。

    一道封王的圣旨,一枚烏桓王金印,就能獲得這等奇效。

    他非但不會讓烏桓出現真正的王者,更是打著那些烏桓騎射的主意,畢竟公孫歂麾下的八千胡騎還是太少,需得擴編才是,免得浪費了公孫歂的將帥之才。

    大漢的胡騎將士,來源多為歸降的匈奴人和義渠出身的胡人,不宜與漢人混編成軍,免得將士間因習性不同而生出紛爭,平添麻煩。

    公孫歂身具匈奴血脈,也不宜統率漢將。

    朝廷設立胡騎的本意,本就是想讓其與正統漢軍徹底區隔,到得漢帝劉啟即位,更是重用公孫氏的族長公孫昆邪,頗有以此制衡諸多漢將的意味。

    即便如此,公孫歂的胡騎與瓦素各的羌騎還是有很大不同的。

    胡騎將士是有大漢軍籍的,享有糧餉撫恤,亦在漢境內安家落戶;羌騎在朝廷眼中則近似炮灰般的存在,并沒有將其納入漢軍編制的心思,故而嚴禁其遷居漢境。

    劉徹亦承襲了皇帝老爹的思路,虎賁和羽林即將擴編,那胡騎的兵員也需添加,但不可再增加匈奴將士的比例,烏桓騎射倒是合宜。

    只是如何能讓烏桓騎射心甘情愿的被收編,還需費些心思。

    好在不需收編太多,約莫有個六七千騎,讓胡騎湊足十五個曲部的一萬五千騎即可。

    兵貴精,不貴多。

    譬如細柳精騎,不過區區三萬之數,卻是大漢當今最強悍的騎軍,足與數目相當的匈奴精銳鐵騎正面硬剛,八千虎賁與之相較,還是頗有不足的。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漢武揮鞭》章節(第四卷 乘龍御風 第二百六十七章 意在擴編)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