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抵達云中

第三百七十八章 抵達云中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七月下旬,皇后阿嬌的害喜現象愈發嚴重,或許是因本就患有宮寒之癥,不利孕育,她非但持續性的孕吐,便連進食進水都是異常困難。

    皇帝劉徹眼見自家婆娘日漸消瘦,憔悴不已,自是心焦,邊是責令諸多婦醫盡快想法子緩解,邊是親手庖制各式膳食,哄著阿嬌盡量忍著不適,多吃些。

    好在阿嬌自幼騎馬射獵,體魄強健,毅力和耐力遠比尋常貴女要強得多,想到腹中胎兒更是斗志無限,吃了吐,吐了再吃。

    過往她不太喜歡喝牛乳,然妊娠期倒是胃口反轉,除卻數種清淡小粥,硬是靠著喝牛乳撐了下來。

    劉徹萬分慶幸昔年花心思在西域搶掠乳牛,創立雍涼乳業,并挑選出了最好的乳牛品種養在長安,使他平日可偶爾做些牛乳制品,讓阿嬌得已早早食慣牛乳。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老天爺還是長眼的。

    過得半月有余,阿嬌的妊娠劇吐終是漸漸緩解,直至徹底消失。

    她非但不再惡心嘔吐,胃口更是大好,食量驟然暴漲,仿似要將過往大半個月的口福虧缺加倍補回。

    劉徹瞧著她每每用膳皆是狼吞虎咽,比過往的吃貨本質還要更瘋狂三分,反倒又開始擔心她這般暴飲暴食會將自個撐壞了。

    眼見揮師在即,劉徹曉得自個離京后,椒房殿內真能管住阿嬌的就唯有老醫官,大長秋卓文君倒也能從旁規勸一二。

    老醫官年事已高,精力難免不濟,劉徹便是數度召來卓文君,囑咐囑咐再囑咐,讓她到時索性就值宿在內寢,與長秋詹事丞蘇媛輪替著晝夜看護阿嬌。

    卓文君自是應諾,她的命運早與阿嬌的榮辱緊密相連,且還存著過往的師徒情誼,曉得阿嬌腹中的胎兒對她而言是何等重要,更曉得她為孕育子嗣吃了多少苦頭。

    掌宮中膳食的太官令及其轄下的尚食,尚席和食監三丞,皆已被皇帝劉徹再三敲打,甚至放了狠話,若是伺候不好皇后,抑或讓奸邪下毒謀害皇后,待他返京便將他們盡數抄家夷族。

    四位老宦官嚇得脊背直冒冷汗,跪伏在地連連起誓,必定親自把關,以求讓皇后吃得舒心放心。

    諸事安排妥當,劉徹這才稍稍放心,又花了數日功夫撰寫出數本菜譜,讓御膳庖廚們學著做,日后若真遇著皇后又沒了胃口,便盡數做出來,任她挑選,不必在意開銷。

    只要自家婆娘能吃好喝好,就是每頓花費百金千金,劉徹也還是養得起的。

    八月十九,秋分。

    是夜,劉徹領文武百官西出長安,于城郊設高壇,行秋祭大典,祭祀過月神。

    翌日拂曉,劉徹甲胄著身,行至御榻前,見阿嬌尚在熟睡,便是俯身吻了吻她光潔飽滿的額頭,隨即毫不遲疑的轉身離去。

    隨著他的腳步漸漸遠去,御榻上的阿嬌眼瞼微顫,反是閉得更緊,唯見得兩行清淚從眼角緩緩滑落,砸在金絲軟枕上,碎成數瓣,浸成兩灘水漬。

    宮門處,劉徹對跪伏在地為他送行的宦者令李福道:“回去照看皇后吧,孕婦不宜哭泣,免得傷眼,讓卓文君去瞧瞧,好生寬慰。”

    “陛下多多保重!”

    李福頓首應諾,起身趨步而退,去侍奉皇后去了。

    他隨侍劉徹十余載,自是曉得該做甚么該如何做,才能真正替陛下分憂。

    劉徹向來不喜形式主義,更不愿搞甚么百官出城相送的大場面。

    他領著諸多死士和五千郎衛從未央宮南面的西安門出了城,下得龍首塬后,再繞往渭水北岸的細柳大營。

    細柳大營內,三萬細柳騎和兩萬中壘騎早已聚集,整裝待發。

    劉徹入得大營,甚么都沒多說,騎在馬上朝意欲近前參禮的兩營諸將擺擺手,便下令即刻揮師北上。

    從上郡通往朔方和云中兩郡的北方大道已鋪筑完成,與原本從長安到上郡的千余里大道聯通,平坦寬闊的瀝青大道全長兩千五百里,被命名為京北大道,與京武大道和京西大道同為大漢京畿通往各處邊陲的主要干道。

    中壘騎營在前,郎衛護天子居中,細柳騎營在后,加上輔兵近愈六萬騎,再算上備騎換乘的戰馬,攏共十萬戰馬奮蹄疾馳,馬蹄鐵砸在瀝青路面上,聲若驚雷。

    劉徹邊是縱馬疾馳,邊是搖頭失笑道:“大軍行過,五皇兄怕是要肉痛許久啊。”

    這瀝青路面的質量本就遠遠比不得后世的高速公路,再加上萬馬奔踏可比車輪滾動要更具破壞力,只怕不少路面要重新修補了。

    “此番行軍,就權當驗收北方大道了。”

    劉徹頗是無良的如是想到。

    北上途中,若真如過往帝皇出巡般遇城即入,必得耗掉大量時日,劉徹寧可讓將士們在野外扎營,到得大城再稍事休整。

    上郡的郡治為膚施縣,在后世陜西榆林北部,離長安城足有千余里,即便隨劉徹出巡的都是精銳騎兵,在保持馬力的情形下,怎的也要數日光景方能抵達,因而中途需先在上郡南部的高奴縣休整。

    高奴縣離長安約六百里,位于后世延安東部,因境內發現石油,故皇室實業和田氏商團在此地大興土木,建設石油作坊和瀝青作坊,迄今已有八年光景。

    八年來,高奴縣車馬喧囂,商旅絡繹不絕,民間百業興盛,再不是過往那貧瘠小縣,其繁榮程度已遠超郡治膚施縣。

    朝廷近年本已打算將上郡的郡治從膚施縣改到高奴縣,然隨著京北大道的全線貫通,便暫且擱置此事。畢竟高奴縣離京畿太近,離上郡北邊的西河郡太遠,若改高奴縣為上郡郡治,不利于朝廷對河朔之地的掌控和發展。

    高奴縣令早已得詔令,知悉陛下會率大軍在此地短暫停留,但不會入城,更不想整甚么排場,只是行軍途中扎營城郊。

    詔令中言明,不得興師動眾,勞民傷財。

    他自是不敢違背陛下的意志,沒大張旗鼓的搞甚么萬民迎候,只是征調奴隸和役夫在城郊筑了簡易行營,還特意請了皇室實業和田氏商團的諸多掌事協助,整葺中軍大帳。

    酒肉蔬果等各類軍需自應準備妥當,以犒勞軍中將士,至于陛下的膳食,只怕也輪不著他操心。

    劉徹到得高奴縣,對這等安排頗是滿意,贊許及勉勵了高奴縣令幾句。

    高奴縣令松了口氣,心下更是大喜。

    不知多少官吏這輩子做夢都想得到皇帝的一聲贊賞,旁的好處先不提,光是今年歲末前往長安公府述職上計時,評鑒就能高不少,前途光明啊。

    劉徹倒是沒多想,只覺著這縣令的做法甚是合他的心意,便是遣了數名親衛先行出發,到前方預定的各個休整地點傳達旨意,就依照高奴縣的做法和形制準備即可。

    那些郡縣長官本就在犯愁如何接駕,接到旨意后,便有了參照,排場搞太大的忙是盡量精簡,準備不夠周全的忙是查漏補缺。

    好在陛下會在高奴縣休整兩日再重新啟程,倒是給了他們充裕的時間進行調整和籌備,同時也讓他們頗是感念和看好高奴縣令,使得他日后官運亨通,屢有貴人相助,這是后話,暫不多提。

    便是這般停停走走,劉徹率大軍過得上郡,西河郡,在五原郡經水陸碼頭渡過大河,最終抵達云中郡的郡治云中城。

    到得云中城時,已是九九重陽。

    因著沿途屢有休整,隨行將士們雖是風塵仆仆,但卻沒太過疲累。

    云中郡是大漢北部最重要的邊郡,故其郡治常年屯駐有大量邊軍,郡兵規模也不小,以便隨時馳援各處邊塞。

    太尉李廣已將云中城屯駐的邊軍乃至郡兵盡皆征調北上,自身也領親衛騎營四處巡視防務,故未能前來迎駕。

    云中太守吳蒯則是出城迎候,隨陛下出巡的大軍倒是好安置,邊郡甚么都缺,就是不缺軍營,邊軍和郡兵大多已被抽調,營帳管夠,酒肉也管夠。

    官吏們也都見慣了大場面,有條不紊的照章辦事,安置和犒勞將士,不見半分慌亂。

    劉徹頗是滿意,心道讓曾任隴西太守多年的吳蒯轉任云中太守果是正確的,唯有這等治軍治政皆是經驗豐富的封疆大吏,才能為大漢穩穩鎮守住北方邊陲。

    將細柳和中壘兩營留在城外的囤兵大營,劉徹率五千郎衛入城,暫且在太守府衙落腳。

    是夜,劉徹讓親衛放飛鷂鷹,給早已抵達朔方郡北方塞外的安夷將軍公孫歂傳訊,讓他率麾下將士前往云中北部的白道嶺,等待與朝廷大軍會師。

    白道嶺位于陰山山脈的中段,山北面穿越丘地帶后便是較平坦的高原,山南沿為崇山峻嶺和深谷陡坡。

    戰國時,趙國曾在附近山勢較緩的地帶開辟出一條山道,該山道有一段為凝灰巖構成的山梁,色灰白如石灰,故謂之白道,白道嶺也因而得名。

    秦皇六合諸侯后,連燕趙長城,大舉整葺修筑,白道作為陰山山脈南北交通的主要通道,自也設有邊塞,囤兵駐守。

    秦末亂世,匈奴趁勢崛起,奪取了雍涼,河朔及燕北,放馬駐牧,陰山關塞也多被廢置乃至特意摧毀。

    大漢收復河朔和燕北后,設置云中和朔方兩大邊郡,重新修筑各處關塞,這白道塞亦在其中,乃是云中郡最重要的北方邊塞。

    待得兩路大軍在白道塞會師,大漢就該兵發塞外,在漠南草原與匈奴決戰。

    軍臣單于既是發了國書,邀大漢皇帝往來漠南會獵,劉徹自然要去見識見識匈奴各部族齊聚的蹛林大會!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漢武揮鞭》章節(第五卷 龍御四海 第三百七十八章 抵達云中)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