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凄惶衛長

第四百二十三章 凄惶衛長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年節前夕,朝鮮使團抵達長安城,大行府屬官倒是沒太過輕慢,還是將他們好生安置在了蠻夷邸。

    現下住在蠻夷邸的外邦使者不少,然除卻烏桓使者,旁的皆來自西域諸國,甚至是更西邊的大宛和大夏等國。

    外邦使者都會說漢話,書漢隸,長安周報可沒少看,便連大漢朝廷的邸報都多有閱看,自是曉得朝鮮使團乃是入朝乞降的。

    照著他們對大漢君臣的了解,這朝鮮是被生生打服的,而非主動歸附,那不死也得脫層皮啊。

    幸災樂禍乃人之天性,這些外邦使者在大漢天子腳下趴久了,此時見得有人比自個慘得多,皆是內心暗爽,就等著看熱鬧。

    區區藩邦太子,自是沒資格覲見大漢皇帝,大行令竇浚倒是賞臉,打算在府署接見朝鮮太子衛長。

    大行府居中央官署,即在宮城之內,朝鮮使團沒得到準允,是不能跟著衛長入宮的。

    可憐這虛年十二的小家伙,放在后世都尚在上小學,顫顫巍巍的入了宮門。

    漢代的宮廷建筑可不似后世紫禁城那等紅墻黃瓦,因著尚黑尊玄,除卻供嬪妃游玩的御苑,旁的建筑幾乎全是黑灰的暗色調,偶有紅色則格外鮮艷,襯得如同鮮血般。

    加之漢代宮殿皆是講求氣派宏大,遠非紫禁城的宮室般狹**仄,初次進得宮城之人,皆會感受到很重的壓迫感。

    戍守各處宮門的羽林衛又是皆選了身長八尺,虎背熊腰的將士,面無表情的執戈肅立,倒真是像模像樣。

    劉徹還特意就此夸贊過公孫賀,就這廝會來事,雖有些形式主義,但好歹排場看著挺像那么回事,比昔年戍守宮城的南軍要有架勢得多。

    羽林衛現下足有兩萬員額,選出些彪形大漢輪番站崗自是不難,大多將士還是在校營刻苦操練,以維持住漢軍精銳之名。

    但若有人因此小瞧那些戍守宮門的將士,那就是大錯特錯了,站完崗也不能落下日常操練。

    羽林衛的糧餉待遇比城衛軍和京畿騎營還高不少,唯有虎賁衛能與之相近,這等優厚待遇可不是白拿的。

    衛長跟隨著引路的行人令,邁著顫抖的雙腿走在悠長的宮道上,只覺周圍分外靜謐,除了簌簌的落雪聲,便僅能偶爾聽聞宮人掃雪清道發出的刷刷聲,著實滲人得緊。

    入得中央官署的正門,卻仿似驟然換了人間。

    雖是寒冬臘月,卻見得諸多錦衣玉袍的漢官在廊道趨步疾走,在各處屋舍間來回奔忙。

    行人令領著衛長步上廊道,抖去大氅上的雪,正了正衣襟。

    衛長忙是有樣學樣,跟著正了衣冠。

    便在此時,前方突是行來十余位身著朝服的大臣,腰間皆掛著三彩靑綬。

    行人令忙是拉過衛長,避讓在廊道邊,微微躬身。

    “咦,瞧這打扮應是朝鮮來的,看著年歲,莫不是那甚么太子?”

    走在前頭的朝臣止住腳步,打量著衛長,出言問道。

    行人令忙是出言答道:“魏其候慧眼如炬,此子正是朝鮮太子衛長。”

    他曉得眼前的諸位大臣皆是各郡的太守,實打實的封疆大吏,乃是到公府參加那甚么政令講席的,故而他也沒稱竇嬰為太守,而是稱他的侯爵封號。

    衛長雖沒親眼見過竇嬰,但對他這遼東太守還是有些了解的,畢竟近年朝鮮可被竇嬰折騰慘了。

    他正欲上前拜見,卻是聞得另有人發話了。

    “衛右渠那貨怎的不親身前來,好歹是個朝鮮王,卵子都沒有么?”

    云中太守吳蒯為大漢鎮守邊陲多年,對外族向來瞧不過眼,又是個莽的,邁步越過竇嬰,走到衛長近前,伸手捏住他的下巴,如同紈绔子弟調戲小娘子般,滿臉謔笑道。

    “啊……”

    衛長自幼嬌生慣養,經不住吳蒯的偌大手勁,不禁痛呼出聲。

    “……”

    在場眾人聽得他那軟糯的聲線,再看他那淚盈余睫的楚楚可憐,還有那唇紅齒白的相貌,皆是面皮抽搐。

    這特么若換身女子衣裙,可不就是個嬌柔少女?

    竇嬰搖搖頭,頗是感嘆道:“朝鮮衛氏果是廢了!”

    吳蒯微是用力,將衛長甩得跌坐在地,哈哈大笑道:“此乃幸事,難得混著尚食監庖制的御宴,今日的政令講席既已聽過,我等不妨同去歡飲幾樽,諸位意下如何?”

    諸位太守皆是笑著應下,近年陛下讓宮人在中央官署設了庖廚灶間,除卻給各府屬官提供營養早膳,還會給離家較遠或因政務繁忙而留宿官署的大臣們提供膳食。

    今歲各郡縣長官仆射返京參加政令講席,也是提供膳食的,縣令們是定時供給,但對郡守此等封疆大吏,那就定是要命尚食監替他們開小灶了,美酒佳肴必是管夠的。

    十余位郡守邊是談笑,邊是舉步離去,沒人再看跌坐在地的衛長。

    “誒……”

    行人令躬身送走諸位郡守,方才伸手扶起余悸未消的衛長,好心替他拂去大氅和衣裳的塵土,同時長長嘆了口氣。

    他做了多年的行人令,本是分掌朝鮮及扶余等大漢東北塞外的外族,然現今扶余國本徹底夷滅,朝鮮估摸著也要廢了,再不似昔年般敢與漢廷討價還價,訛取糧草財貨。

    他這行人令只怕不久便要轉而分掌西域的部分外邦,雖能多撈些孝敬,但也不輕省的。

    就西域那屁大點地方,足有百余藩國,各邦使者的長相還和漢人大為不同,那深深的眼窩子瞧著都差不多,這特么怎么分得清楚?

    因著竇氏的清河百貨需要大量貨源,大行令竇浚對西域胡商頗為善待,皇帝陛下也是默許的,大行府屬官們自也不會隨意怠慢西域各國的使者,好歹長相得記住,分得清是從哪來的吧?

    這行人令瞧著衛長那畏縮的模樣,覺著還真是可憐,這就叫落地的鳳凰不如雞了。

    若朝鮮能學學東甌和閩越那般識趣,也不至落得這般田地,真比西域諸國都不如。

    待得衛長緩過勁來,行人令帶他又繞了幾條廊道,終是入得大行府署。

    登堂入室前,行人令讓衛長卸了大氅,近年中央官署逐步進行了修葺,皆是鋪設了地龍,到得冬日便會燒熱,室內皆是溫暖如春的。

    對于此次宮內動土,御史府屬官倒也沒跳出來反對。

    畢竟是皇帝陛下體恤群臣的善舉,若是諸御史把此事攪黃了,陛下又沒甚么損失,反倒是御史府要成為眾矢之,被各府署的臣僚戳著脊梁骨罵的。

    用皇帝陛下的話來說,這叫集體供暖,貌似入火口燒得的不是柴禾,而是那甚么沼氣。

    少府卿陳煌倒是略微提過,說那沼氣還是挺危險的事物,雖想盡了法子,卻仍暫且無法推廣至民間,僅在宮城和皇親苑的邊角偏僻處埋了些沼氣池子,還得遣人嚴加看管著。

    這沼氣平日也就少府諸冶監偶有使用,冬日若有富余的,就順帶用來加熱地龍了。

    大行令竇浚沒打算在正堂接見朝鮮太子,而是讓人帶到他在府署內的燕居住所。

    在中央官署內,非但三公九卿,便連各府司的仆射諸官皆備有住所,供其不便出宮回府時燕居之用。

    既是在住所內,竇浚自是沒穿繁復的官袍朝服,只穿著燕居常服,又因地龍燒得熱,衣著更是隨意。

    行人令帶著衛長前來求見時,竇浚正斜倚在坐榻上打盹,年歲大了,在暖烘烘的地方總有些犯困,不時會打瞌睡。

    自打中央官署有了這甚么集體供暖,竇浚都不愛回竇府去烤炭盆了,想著甚么時候讓家老去田氏商團的營建工坊請來工匠,讓他們在竇府也修葺地龍才好。

    衛長被行人令引入室內,忙是躬身拜見大行令。

    竇浚眼瞼微闔,瞧著眼前沒半點氣勢的朝鮮太子,不由勾了勾唇角。

    他非但沒有回禮,更懶得動彈,仍是倚著高高的金絲軟枕,突是淡淡道:“衛長倒是個好名字,若是識趣些,或許還真能活得長久。”

    衛長不禁駭然失色,不知竇浚此言何意。

    竇浚閱人無數,瞧著他那蒼白的小臉和惶惑迷茫的眼神,就曉得其神情非是作偽,乃真是怯懦的性子。

    他也無需再多做試探了,徑自問道:“你想做朝鮮王么?”

    衛長愕然,結巴道:“本……小子……不……不敢。”

    竇浚挑眉道:“做朝鮮王,或是去死,你選吧。”

    “不……不……”

    衛長雖是生性怯懦,但腦子不蠢,尤是出身朝鮮王族,又做了數年太子,自是能聽出竇浚的言外之意。

    竇浚緩緩起身,舉步近前。

    他雖是身形瘦弱,但高逾八尺,虛年十二的衛長尚不到他的肩膀。

    竇浚俯視著滿臉凄惶的衛長,從懷中衣襟掏出一個精巧玉瓶,塞到他的懷襟里,拍了拍,輕笑道:“此乃仙丹,可捏碎混入水酒菜肴中,若連服數日,會讓人飄飄欲仙,忘卻塵緣,你可自行服食,抑或……孝敬你那父王。”

    “不……”

    衛長伸手入懷,便想往外掏。

    竇浚沒有阻止他,卻意有所指道:“明歲入夏后,若衛右渠尚未身故,我大漢皇帝便會下旨,除非衛右渠肯禪位于你,否則必興兵覆滅朝鮮!”

    衛長頓時止住動作,連連倒退數步,幾欲跌倒在地。

    他曉得竇浚的意思,若父王聞得大漢皇帝這道旨意,必會遷怒于他,甚至真可能殺了他。

    父王不死,便是他死!

    “衛右渠服下仙丹不會暴斃而亡,在他臥病之時,必有朝鮮重臣助你成事,你日后乖乖聽話,便可活得長長久久了。”

    竇浚伸手拍了拍他的小臉,笑得分外和藹。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漢武揮鞭》章節(第五卷 龍御四海 第四百二十三章 凄惶衛長)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