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滇國來朝

第四百五十三章 滇國來朝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年節將近,大漢朝臣們忙著籌備正朔大朝,各郡縣長官仆射又循例參加政令講席,皆是忙碌不已,無暇顧及赴京來朝的外邦使臣。

    滇國乃首次遣使來朝,頗是慎重的派出了太子莊淼出使,且是隨返京述職的南越國相張騫同行,冬月末便已抵達長安,然眼瞧過了大半個月,莫說入宮覲見大漢皇帝,便連掌外邦往來的大行令都沒能見著。

    張騫又忙著參加政令講席,他雖尚了大漢長公主,可也沒能有甚么特殊對待,每月該呈策論還得呈策論,每歲該上計還得上計。

    近年來公府的政績評鑒制度愈發縝密完善,公平公正公開的賞罰分明,管你甚么封疆大吏,甚么皇親國戚,該懲處時絕不會手下留情,非但要在中央官署張榜公示,甚至還通過邸報下發各郡縣官府。

    若有官員遭受重懲,邸報一經發布,其官聲至少毀去大半,日后官途就頗為黯淡了,除非再立下天大政績,足以將功折過,才能重獲重用。

    張騫本就要沖著丞相之位努力,自不愿在官途上留下甚么污點,政令講席堂堂不落,策論篇篇用心,故確是沒有甚么心思關照滇國使團。

    況且滇王的態度讓他頗是不滿,從大漢邊市獲得不少好處,卻仍遲疑不絕,不肯與夜郎國完全斷絕往來。

    此等喂不熟的白眼狼,風吹兩面倒的墻頭草,即便是張騫此等與人為善的溫潤脾性,也不禁有些惱火。

    他好歹是手握重兵的封疆大吏,現今在南越幾是一言九鼎,又越過大行府代表漢廷與滇國締結了邦交,如今久久不見進展,大行府的屬官們指不定都在等著看笑話。

    此番返京述職,皇帝陛下雖沒多說甚么,然現下大漢已出兵征伐夜郎,偏生不見滇國動靜,張騫覺著這無疑是他的重大失職,畢竟他就任南越國相已近兩年光景,還沒能擺平滇國,著實是有負陛下重托。

    說實話,他先前確有些輕忽,覺著滇國乃未開化的西南蠻夷,眼皮子應是淺的,可輕易利誘之,卻不曉得滇國君臣竟是頗為熟稔邦交斡旋。

    仔細探底后,他才曉得滇國的來歷不簡單,倒是和華夏有些淵源的。

    戰國末年,楚將莊蹻率萬余楚兵征討滇地,迫使當地滇人歸附楚國,后因歸路被秦國所斷,便留在滇池地區,建立滇國。

    故現今滇國君臣多為楚國遺民,貴族也多以楚人自居,可視為滇族諸部奉“楚族”為首領的部族聯盟。

    滇國王室為莊蹻后裔,自也姓莊,且不忘往臉上貼金,說是道家先賢莊周的后人。

    嗯……莊周乃戰國中期的宋人,后宋國被齊楚魏三國聯手覆滅,瓜分齊國,莊蹻即是戰國末年楚將,那滇國王族說自身是莊周后人也沒甚么人能提出反證。

    在張騫看來,無非乃是滇國君臣見得大漢強盛,又崇道家奉黃老,就把道家先賢莊周擺出來,想借此攀附大漢罷了。

    蓋因大漢皇帝屢次言明“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導致外夷都頗是膽戰心驚,便連西域諸國的君長大多都已著漢袍,習漢隸,讀漢書,學漢話,甚至娶漢女,就想著歸化,早些脫去那“非漢族類”的危險名頭。

    滇國雖不如夜郎國富庶,然滇國君臣好歹是楚國遺民,縱橫斡旋的謀略乃是有傳承的。

    北有夜郎,南有哀勞,被兩大國夾在中間,滇國就憑最初的萬余楚軍,硬是將本是松散的滇族各部團結成部族聯盟,傳國百余年而不亡,足見莊氏王族是有些本事的。

    史上漢武帝征服西南夷,夜郎和滇國皆滅,然其后夜郎各族數度反叛,滇地卻鮮有作亂者,則不可忽視乃有莊氏王族對滇族各部的百余年教化之功。

    然聰明人就是心思多,著實不好對付。

    現任滇王既想與大漢交好,又不愿得罪夜郎國乃至哀勞國,使得張騫頗是無奈。

    他本想請南越中尉公孫昆邪抽調閩騎和甌騎,前往南越與滇國交界戍邊,逼迫滇王早些決斷,奈何滇王卻又派了太子莊淼出使,且入京來朝。

    伸手不打笑臉人,滇王此舉倒是讓張騫犯了難。

    他將滇國使團帶來長安,見得大行府屬官將之安置在蠻夷邸后,便也沒再多做關照,打定主意先晾些時日。

    臘月初五的太上皇壽誕,滇國使臣也得以觀禮,見識過漢軍加農炮陣的神威,或許會有幾分轉機。

    張騫如是想,卻也沒急著去探底,仍是每日皆到中央官署,除了上計述職就是參加政令講席,權當滇國使團沒入京。

    大行令竇浚倒是想見見那滇國太子,現今滇國成為大漢獲取哀勞乃至身毒特產的重要途徑,且也從大漢邊市購買大批漢貨,實是清河百貨的大貨源和大客戶。

    竇浚的長子竇憲作為清河百貨的主事者,先前又和國舅田勝到嶺南拓展商路,在大漢邊市見過不少滇商乃至滇國貴族,與滇國關系還是挺不錯的,回京后也仍與滇國派駐長安蠻夷邸的使者打著不少交道。

    滇國此番遣使來朝,使團內的不少使者正是田勝和竇憲的老熟人,自是要來登門拜訪,除卻贈送些禮品,也是想走走竇憲的門路,說是自家太子想親來登門,拜謁大行令竇浚。

    竇浚聞得此事,倒也覺著該見見,滇國不算小國,他接見滇國太子也算不得屈尊紆貴的。

    然皇帝陛下沒發話,他也不敢私自應下。

    昔年他照著陛下的囑咐,接見朝鮮太子衛長,暗中逼迫其弒父篡位,使得大漢幾是兵不血刃的奪取大片朝鮮疆土。

    事成之后,皇帝陛下雖不便明著重賞他,但私下讓少府都竇氏的諸多族業大行方便,便連在嶺南四城都對竇氏產業頗多關照,總之好處是沒少撈。

    現今這滇國太子進京,竇浚尚不曉得皇帝陛下可有旁的盤算,故也不敢輕易接見他,免得壞了陛下的大事,到時免不得惹上大麻煩。

    然竇浚是貪財的厚道人,見得滇國使團送來厚禮,也想著既是拿錢就還是要辦事的,故某日在早朝見得皇帝陛下貌似心情愉悅,待得下朝后,便是往宣室殿求見。

    近年來,三大外戚紛紛轉型經商,沒再執著于朝堂上的爭權奪利,劉徹對他們的知情識趣頗是滿意,又因竇浚屢屢幫著安撫保守派勢力,使得許多政令推行無礙,劉徹對他也改觀不少。

    況且竇浚乃太皇太后的幺弟,論輩分乃是劉徹的舅祖父,且血緣沒出三服,說是血親都不為過的。

    雖說天家多薄涼,但若不涉及太大的利益沖突,在以孝治天下的大漢朝,還是講個家和萬事興。

    故劉徹聞得竇浚求見,也沒擺甚么皇帝架子,讓宦者令李福宣他覲見,順帶奉茶招待。

    竇浚入得殿內,向劉徹躬身見禮,劉徹倒也還了半揖,此乃華夏自古禮數,即便貴為天子,也需對師長作揖。

    竇浚見陛下還禮,又讓宮人奉茶,就曉得陛下之意乃此時視他為長輩,而非單純的臣子,不禁老懷大慰,心下也稍松了數分。

    “陛下,老臣此番求見,乃因滇國使臣登門拜訪,且送上厚禮,想讓老臣見見那滇國太子,臣不敢擅自決斷,故來請陛下諭示。”

    竇浚倒是坦然,他曉得長安城里的發生甚么事,若陛下想知曉,多是能探究清楚的,倒不如實話實說。

    陛下的行事風格已然被大漢權貴熟識,只要官員不貪污舞弊,不怠惰瀆職,收受些外邦使臣的孝敬賀禮,多是不會被視為收受賄賂。

    唯是嚴禁官商勾結,行賄受賄乃是朝廷最大忌諱,不過那多是無需皇帝過問,御史府會將犯官彈劾至死。

    御史府近年的監察權限愈發大,雖不管任何實務,但是王侯權貴和封疆大吏們見著諸御史皆是頭皮發麻,最怕御史大夫請他們過府“喝茶”。

    “嗯,他既是想見,卿家不妨就接見接見。”

    劉徹微作沉吟,輕笑道:“既是收了厚禮,也當有所回報,索性露個口風,就說朕打算讓張騫運十六尊加農炮到嶺南四城,每城的東西南北四方正門城樓都擺上一尊,每月逢初一和十五鳴炮,卿家以為如何?”

    竇浚自是會意,不禁撫掌大笑:“陛下此計甚妙,滇人應是會更識趣些的。”

    劉徹頜首道:“只是炮彈金貴,如此耗費貲財,總得有所收獲才是。”

    竇浚微是揚眉:“陛下莫非是想逼迫滇國出兵夜郎?”

    “滇國居于我大漢與哀勞和身毒的通商之途,因地勢緣故,其便利遠較夜郎更好,過往只因南越未曾歸漢,故無法通商罷了。現下南越已入我手,大漢又尚無余力轄治西南,還是以夷治夷為好,保證滇地商路暢通才是正事。”

    劉徹搖搖頭,出言解釋道:“滇國的國力尚比夜郎弱不少,暫時不宜迫其大動兵戈,只需讓滇國大張旗鼓的遣兵調往與夜郎交界處,略作牽制即可,無需越界犯邊。”

    竇浚眼神微亮,出言應諾道:“陛下放心,老臣醒得了,既非讓滇國真與夜郎對陣廝殺,想來滇國應不至推拒此事。”

    劉徹淡淡道:“若他們真是識趣就好,若是不然,只怕要勞煩卿家故技重施,讓那滇國太子學學朝鮮衛長了。”

    竇浚聞言,哈哈大笑道:“正該如此。”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漢武揮鞭》章節(第五卷 龍御四海 第四百五十三章 滇國來朝)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