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水利府司

第四百八十八章 水利府司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六月間,大河春夏汛期安然度過,證實長達六年多的治河工程效果顯著,原本預計為其十年的偌大工程,在動用了百余萬奴隸和三百余萬金后,提前宣告完成。

    治河是百年乃至千年大計,自不容有半分懈怠,大漢現下頂多是完成了階段性計劃,卻也已盡力避免如史上般在數年后出現數處河堤大決口。

    劉徹曉得堵不如疏的道理,也知道簡單清淤只是治標不治本,然治河不是有人有錢就行的,修堤筑壩也不是隨便就能弄的,若是不仔細考量論證而隨意興建堤壩,反倒會使得泥沙淤積更為嚴重,使得汛期時河水橫流,洪泄萬里沃土。

    據史籍記載,在未來的千余年間,大河將因河道淤積而數度大幅改道,最終奪淮奪泗入海,造成大河中下游流域洪災處處,千百萬災民流離失所。別以為大河奪淮入海是好事,因河強淮弱,且河水含沙量極大,導致淮水下游水道淤塞,最終徹底失去了原本的入海口。

    以大漢現今的發展速度,若不出意外,頂多百余年就會有能力真正治理好大江大河,至少不會似史上歷朝歷代那般無能為力。

    劉徹現今要做的,不是興修甚么攔河大壩,而是盡力保持好大河上游的植被,避免大量的水土流失,同時毫不懈怠的讓沿河郡縣年年清淤固堤,提前挖掘多處大型泄洪湖,為后世子孫治河省些力氣,且也能避免短期內出現特大洪災。

    若今世再無大河奪淮入海之事,便是劉徹為大漢立下的最大功績,或許大漢臣民無知無覺,然劉徹自身還是有著足夠的歷史使命感。倒不是非要說甚么“人定勝天”,只是避免如史上般出現重大的生態災難,畢竟這算不得天災,而是人禍,是我炎黃子孫對“母親河”犯下的滔天大罪。

    六年多來,漢廷投入的人力物力遠超昔年秦皇征伐徭役修筑長城,蓋因秦長城乃是在戰國時秦,趙,燕三國長城的基礎上修建的,并非真正修筑了萬里關墻。

    大漢的治河工程卻是從隴西始,至千乘止,將五千余里的主河道盡數疏浚暢通。期間光奴隸就動用了百余萬,且是死多少補多少,從未下降到百萬之下,更遑論沿河各郡縣在枯水期也多有征募百姓就近清淤固堤。

    三百余萬金僅是朝廷從國庫調撥的款項,沿河各郡縣官府也沒少投入公帑,畢竟此事也是他們的本分,過往在朝廷沒大力投入治河前,各地官府每歲也是會興修水利的,既然朝廷下了政令,官員們自是更為賣力的對待此事。

    或許后世公知鄙薄封建皇朝的獨裁體制,然毋庸置疑的是,若在皇權穩固,且官制完善的朝代,官僚體系的執行力要遠遠高于所謂的皿豬制度。

    預定十年的治河工程,僅用六年光景就已達成預期目標,皇室實業從大河中上游順著河道治理,然待得修到大河下游,江都王劉非等人便驚覺后續的河道已整葺好了大半,皆是被沿河郡縣的官民自發弄好了七七八八。

    劉非又是欣喜又是無奈,欣喜的是能早早向皇帝陛下復命,無奈的是少了小半工程量,每歲就少收朝廷五十萬金,四年可就是足足兩百萬金啊。

    兩百萬金是甚么概念?

    即便漢廷的國庫歲入逐年暴漲,但今歲估摸也就四百萬金罷了,兩百萬金就是國庫歲入的五成,換作后世的平價購買力計算,約莫等同全球前五大企業的總市值吧。

    皇室實業少掙兩百萬金,饒是見慣金山銀山的劉非都是肉痛不已。

    好在皇帝劉徹是厚道人,曉得自家五皇兄甚么都不缺,掙錢也是為了尋找所謂的成就感,總之就是個好面子的。劉非多年來也確實為國為君立下諸多大功,該賞還是要賞的,劉徹也不吝于給他多長長臉,順帶為旁的劉氏宗親豎立典范。

    趕在三伏休朝期前,大農府遣往各地的屬官皆完成了治河工程的相關驗收,評鑒皇室實業的施工品質確是上佳。

    江都王劉非擇日朝服登殿,向皇帝陛下復命。

    皇帝劉徹龍顏大悅,當殿敕封劉非為“賢王”,大漢天子封的“賢王”,自不似匈奴的左右賢王,而是以“賢”為號,活著是封號,死了還能用作謚號。

    莫以為早早得了謚號不吉利,歷朝歷代能以“賢”為謚號的王侯,掰著手指都能數出來。

    況且皇帝陛下言明,“賢王”劉非位列諸王之上,可劍履上殿,與大長公主及梁王同。即便是皇子劉沐,堂堂的沐王殿下,也無此殊榮,在未得冊儲君之前,遇著劉非這皇叔也得見拜。

    正因此舉,劉非真正奠定了在劉氏諸王中的超然地位,尤是梁王劉武近年多是深居簡出,鮮少過問宗親族務,即便梁王嗣子劉買已身為太常卿,然唯有劉買日后得襲梁王位,且再遷任宗正卿,或能與劉非并列。

    劉非樂得眉開眼笑,群臣恭賀連連之余,卻也不免覺著陛下還真是大度,難道就不憂心江都王賢名遠播,聲威愈重后,生出甚么不該有的心思么?

    劉徹心下卻是暗笑,朝臣們之所以如此訝異,無非是見識太少,實是延續兩千余年分封制桎梏了他們的思想。

    漢代的郡國制是郡縣制和分封制的雜糅,終將會逐步演化為真正的郡縣制,別說劉非這“賢王”,便是小劉沐的“沐王”,甚至更早的牧丘候和順候,皆是劉徹刻意為之。

    隨著推恩令的頒布,大漢王侯的現有封邑會被不斷裂解,將來封的王侯也不會再賜下封邑了,那還稱甚么江都王,趙王,魯王……索性尋合宜時機改稱賢王,忠王,勇王,將分封制早些掃入歷史的塵埃中。

    劉徹倒不是想著子子孫孫傳承帝業,來個千秋萬載,華夏大一統是大勢所趨,不管未來是誰當家做主,甚或是推翻皇朝帝制,搞甚么滋油皿豬,總之意圖分裂華夏的屑小奸佞就該抄家夷族!

    劉徹身為帝皇,就該盡快將華夏捏把捏把,黏得牢牢的,免得像強大無比的羅馬帝國般頃刻分裂坍塌,最終湮滅不見。

    誠然,史上的華夏是好好傳承下去了,然劉徹現今在大漢推進工業化,天曉得公知憤青們會否提早出現,還有可怕的圣母表。

    堡壘往往是從內部被攻破的,還是要未雨綢繆,努力提升華夏百姓和漢民族的凝聚力,免得有不肖子孫搞思潮,搞運動,把好端端的民族搞得四分五裂啊!

    (貌似又有些犯忌諱,然作者君不吐不快,為之奈何?)

    三伏將至,嘉獎完治河的有功之臣,劉徹便是領著妻兒提前跑南山河谷避暑去也。

    皇帝陛下提前數日離京,朝臣們倒也沒甚么非議,仍是按部就班的在中央官署處理政務,如今大漢四海升平,著實沒甚么軍政要事非得奏請陛下圣裁的。

    太上皇劉啟更是早就跑渭北甘泉宮避暑去了,估摸著要到明歲開春才會擺駕回京,主要是近年不知是何緣故,長安的盛夏愈發悶熱,酷暑著實難熬得緊。

    劉徹翻閱過不少史籍,曉得未來數年大漢仍會是風調雨順,想來還是因華夏此時正處于溫暖期,平均氣溫仍在攀升的緣故。只要不鬧旱災,他這皇帝也就無需太過杞人憂天了,氣溫高有氣溫高的好處,尤是對于以普及麥棉復種的關中郡縣,農作物多些日照是大好事。

    大農令東郭咸陽卻沒那般悠閑,皇室實業已然完成治河工程,接下來數年朝廷就不會再大舉治河了,還得靠沿河各郡縣的官府維護河段,每歲清淤固堤。

    大農府掌著國庫,自是要為各地官府調撥相應的治河款項,皇帝劉徹也曉得大農府的執掌太過龐雜,在離京避暑前,特意諭令大農府增設水利司,分掌江河百川的防洪、灌溉、航運等除害興利諸事。

    掌水利之事乃是肥差,眼饞官缺的世家權貴不少,然皇帝陛下卻是留下話來,讓丞相曹欒擬定府司官制,卻不釋出官缺,由大農丞孔僅兼任水利令,并從大農府派駐各郡縣的屬官中拔擢官吏出任該地水利監。

    孔僅本是兼著的中央錢莊錢監,則改由另一位大農丞卓王孫兼任,劉徹心里清楚得緊,國家貨幣發行機構的執掌者不該長久留任,好歹要有輪調,否則太容易監守自盜,營私舞弊。

    現今大漢的金融業尚未建構成型,更沒有甚么股市,倒還好些,否則中央錢莊隨便露出點“內部消息”,有人就能掙得缽滿盆滿,有人卻會賠得傾家蕩產。在金融監管體系尚未徹底健全前,該防備的還得防備,好歹先形成輪調慣例,官員害怕被后任者掀老底,也就不敢做得太過火了。

    皇帝陛下的態度很明顯,不想讓世家權貴們過多涉入水利司,也就沒甚么人不識趣的再多做覬覦,免得惹陛下不悅,不值當的。

    孔僅亦是深悉圣意,盡職盡責的評鑒和拔擢適任官員入水利司,他比東郭咸陽小了十余歲,就等著將來繼任大農令之位,豈會為討好旁的權貴而誤了自身前程?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漢武揮鞭》章節(第六卷 漢祚惟永 第四百八十八章 水利府司)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