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六百四十章 血祭之年(中)

第六百四十章 血祭之年(中)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殺降不詳,華夏自古有天道循環,報應不爽之說,以為濫殺無辜者,終不得善終。

    踏著尸山血海成就功業的軍中將帥多是對此等說法嗤之以鼻,卻也曉得“殺降”是違反仁義道德的,且會逼得敵方只能頑抗到底了,故而鮮少會在受降之后屠殺主動乞降的俘虜。

    八岐在接受邪馬臺君臣乞降后,卻是將近愈十萬邪馬臺人聚攏到城外,趁其不備盡數屠殺之,手段堪稱卑劣殘忍,然因其乃是伊予倭王的身份而非漢將,故世人倒也不會以此指責漢軍殘暴。

    然與此同時,爆發于身毒半島中部的血腥屠戮,卻是真正坐實了漢軍的兇殘暴虐之名。

    多年來,漢軍對外作戰時屢屢屠戮外族,更是屠絕了六十余萬烏孫人,然多是在敵方拒不受降的前提下,在破城之后才會放任將士大肆屠城,雖說屠殺老幼婦孺的作法著實有些過火,卻也頂多有違仁義罷了,對敵人尤是化外蠻夷本也無須講甚么仁義的。

    然在漢七十七年的臘月,大漢定南將軍衛青卻是在受降之后,于百乘國都穆西卡城及周邊諸多大城屠戮了近愈百萬百乘軍民,其后更是揮師血洗百乘大半疆域。

    殺降百萬!

    百余年前,秦將白起在長平坑殺四十萬趙國降卒,得殺神之名,如今漢將衛青公然屠戮百萬開城歸降的百乘軍民,其暴虐程度已然遠超白起,堪稱血手屠夫。

    衛青的本性倒也不至如此殘暴,實在是事態的發展令他始料未及,情勢遠遠超出了他的掌控,不止是他,包括他統率著的十余萬將士,乃至參與到這場戰爭中的所有人,都預想不到百乘戰局會出現如此戲劇化的轉變。

    要曉得,孤軍深入百乘腹地的十余萬漢騎本已陷入困境中,主帥衛青領著他們向東突圍,只是想佯攻敵都,實則是想沿著穆西卡城周邊四通八達的道路,領兵穿越東高止山脈,撤往百乘東南沿海的。

    大漢逐浚將軍唐濤接獲衛青的求援密函后,即刻命麾下九百艘風帆戰列艦盡數往衛青指定的接應地點聚攏,完全拋下了已然登岸的十五萬巽加大軍,非但再顧不得替他們運送軍需補給,甚至為了加快船速,將船艦上的許多兵械糧草都直接往海里拋。

    漢軍將士的性命何等寶貴,遠超外族兵士,尤是那細柳騎營,若在此戰傷亡慘重,即便徹底覆滅了百乘王朝,朝廷仍是會重懲領兵將領的,水師現下若不及時馳援,戰后只怕也逃罪責。

    然就在九百戰艦齊聚百乘東南沿海,正準備遣出步騎校營登岸接應時,旗艦上的水師主帥唐濤卻又接到衛青命親衛傳來的密函。

    穆西卡城,破!

    若非封著密匣的火漆上蓋了定南將軍印,且密函末尾特殊的暗號編碼是正確的,唐濤怕是要以為這封倉促寫就五個大字的密函乃是敵國偽造。

    “直娘賊!”

    唐濤不得不用臟話來緩解心中的驚愕,月余前還發函求援的十余萬漢騎,竟在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且爆發大范圍疫病的不利戰局下,攻破了百乘國都?

    “唐將軍,定南將軍因情勢緊急,無暇詳細寫明交戰情形,只得先命屬下前來通稟此事,不日后應會再遣人傳來詳細軍情,或許仍需水師支援,還望將軍及麾下將士能在此暫且停靠等候。”

    衛青遣來呈送密函的親衛倒也理解逐浚將軍此時心境,即便是親眼見證那場戰斗的他,至今仍覺漢軍那日破城實屬僥幸,仿似一場讓人啼笑皆非的兒戲。

    是的,實屬僥幸,邀天之幸!

    穆西卡城,是為百乘國都,城內常年囤駐重兵,漢騎侵入百乘腹地后,百乘君王更是征調了足足五萬步卒鎮守國都。

    然從東部抽調二十五萬步卒和兩萬余騎兵回援后,為了圍殲境內漢軍,百乘君王將駐守國都的五萬步卒也調派了出去,穆西卡則改由剛強征入伍的萬余新兵駐守。

    這些新兵是烏合之眾沒錯,卻也不是百乘王過于托大,蓋因從中部抽調回援的還有三千頭戰象及諸多象兵。

    象兵在身毒諸國皆是極受重視的兵種,發展歷史頗為久遠,每頭戰象高七八尺,象背馱小屋,戰士用弓箭遠戰,近距離則用長矛格殺,戰力很強。

    百乘王朝豢養了超過五千頭戰象,訓練有素的象兵近愈三萬,本已盡數遣往東部沿海抵御巽加大軍,現今卻抽調三千戰象及大半象兵回援,饒是如此,留在東部的兩千戰象和五萬步卒,依仗著諸多城池,仍是牢牢拖住了十五萬巽加大軍。

    實則也屬正常,巽加大軍是靠大漢水師艦群運載而來的,騎兵都少得可憐,戰象更是半頭沒帶,對上百乘的象兵部隊無疑處于劣勢,野戰倒還好散開,要聚眾攻城時被戰象群在城外一頓胡沖亂撞,無疑是要死傷慘重的。

    象兵對步卒的優勢極大,但對機動性強的騎兵就沒太好辦法,尤是在地勢開闊處,騎兵撞不過你,總能繞道而行,遠遠躲開的,戰象可遠遠沒有戰馬靈活,別說騰挪跳躍,便是轉頭轉得急了,指不定要打絆子的。

    正因如此,百乘雖是抽調了三千頭戰象回援,卻也沒打算派出去圍堵追擊漢軍,而是留在國都及周邊城池駐守,光是穆西卡城內就足有兩千頭戰象及萬余象兵。

    相較于于這些訓練有素的象兵,那剛被強征入伍的萬余新兵本就沒甚么戰斗力,在戰時無非提供些輔助,頂多跟在戰象群的后頭沖殺。

    饒是如此,百乘君臣依著過往的作戰經驗,也覺得這些兵力足夠守衛國都了,更萬萬沒料到漢軍會傻到用騎兵來攻城,故才放心大膽的將其余兵力都派了出去。

    待得十余萬漢騎兵臨城下,百乘君臣雖是驚愕異常,卻仍是信心滿滿的,更對城外擺出攻城陣勢的漢軍嗤之以鼻。

    用騎兵攻城?

    漢軍將領怕不是被我百乘大軍逼瘋了,用漢人的話說,是要狗急跳墻,慌不擇路么?

    說實話,漢軍主帥衛青也真沒打算全力攻城,之所以擺出攻城態勢,只想迫使東面的百乘軍伍都龜縮到各處城池中,使得漢軍游騎斥候能早些探明從此地通往東南沿海的最佳路線,便于大軍盡速撤離。

    為了贏得足夠的時間,衛青已派出數支部曲與后方追擊的兩萬余百乘騎兵糾纏,甚至打算在大部隊撤離時,拋下那些因害病而拖累行軍速度的烏桓騎射,用他們的性命斷后,以此拖延敵軍的追擊。

    百乘君臣不蠢,見得城外的漢騎久久不見攻城,只是偶爾派出騎隊往城頭射箭,就約莫能猜出漢軍意欲何為了。

    想到漢軍要往東突圍,百乘君臣雖料想不到東南沿海有大漢水師接應,卻以為漢軍突圍后是要與十五萬巽加大軍匯合的。

    這可不行!

    百乘東部諸城之所以能抵御住巽加大軍,正因其沒有騎兵部隊,缺乏機動性,只能老老實實的攻城掠地,以免因冒進而腹背受敵,造成糧道斷絕的惡果。

    若這十余萬漢騎與之合流,那戰局可就徹底逆轉了,漢騎都無須幫著巽加步卒攻城,只要能保障他們后方糧道,甚或四處阻擊百乘各路援軍,十五萬巽加大軍就能直搗百乘國都。

    擒賊先擒王的道理,也不是只要漢人才懂的。

    步卒和騎兵都有各自的長處和短板,若是相互輔助彌補,那無疑比單一兵種可怕太多了,尤是大漢騎兵和巽加步卒合流后,其總兵力就與百乘的所有兵力差不多了,更別提百乘的兵力還是較為分散的。

    必須將漢軍拖在此處,待得其后追擊的百乘大軍趕至,饒是無法全殲漢軍,也要將之重創!

    百乘君臣計議停當,便是遣精銳冒死出城,向周邊城池傳達王令,除留下部分兵士守城,余下的守軍盡數出城,向國都穆西卡城緩緩靠攏,把守各處要道,即便無法徹底阻止漢軍突圍,也要盡可能遲滯其行軍。

    非但如此,百乘王更是屢屢派象兵駕馭戰象群出城,向城外漢軍耀武揚威,挑釁連連。

    漢軍將士見得百乘人如此肆無忌憚,如此瘋狂叫囂,皆是紛紛向主帥請戰,然衛青卻是堅不應允,蓋因各支游騎斥候皆已回稟周邊城池的動向,顯然百乘人已看穿漢軍意圖,要死死拖住漢軍了。

    “傳令下去,各騎營輪番休歇,全軍整裝待發,明日待得百乘象兵再出城挑釁,便遣烏桓騎射出營沖陣,各營漢騎則拔營東進,細柳左監率十支細柳部曲及四萬烏桓騎射斷后。”

    衛青如是下令道,十支細柳部曲將將萬騎,將他們留下斷后,倒不是真想讓半數細柳鐵騎留下送死,只是擔憂烏桓騎營在漢軍主力拔營后無心戀戰甚至炸營奔逃。

    待得百乘追兵趕至,細柳左監必是會率細柳將士們盡速撤離的,衛青也會提早安排諸多騎隊在前方的沿途接應,至于那四萬烏桓騎射……諸多病體未愈之烏桓將士怕是逃不了的。

    戰爭本就是殘酷的,衛青在無奈之余,也不免慶幸,好在烏桓乃是外族,使得他不必在取舍之間左右為難。

    即便四萬烏桓騎射盡歿,只要各營漢騎不出現太大傷亡,想來朝廷也不會太過苛責于他,畢竟軍營內爆發大范圍疫病實屬意料之外,領軍將帥也沒奈何。

    大漢軍律雖是森嚴,卻也是賞罰分明,更不會只因戰事不利就隨意處置軍中將領,還是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在此類難以避免的突發狀況下,若能盡量減少將士傷亡,反倒有功無過了。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漢武揮鞭》章節(第六卷 漢祚惟永 第六百四十章 血祭之年(中))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