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六百四十一章 血祭之年(下)

第六百四十一章 血祭之年(下)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是為春秋筆法。

    對漢七十七年臘月間的百乘大屠殺,因著殺降百萬有違仁道,故漢室史官鮮少著墨,留下的相關史料少之又少,倒是傳承久遠的軍武世家衛氏留存的族志中,對此事有所記載。

    原因無他,衛氏子孫皆將覆滅百乘視為先祖衛青的赫赫軍功,甚至覺著“血手屠夫”之名是對自家先祖的肯定和贊譽,非但不覺先祖兇殘暴虐,更是深以為傲,故將先祖的功績錄入族志,與族譜一道流傳下來,供衛氏后人瞻仰恭慕。

    衛氏族志中的相關敘事,多是收錄衛青本人口述的戰史,換了后世的話說,就是第一人稱,第一視角的直觀敘事。

    衛青率漢騎攻破百乘國都之日,恰是漢歷臘月初八,對當日情形,衛氏族志中的記敘頗為詳實。

    其上有云:

    “百乘不同匈奴,其民擅筑城,亦擅守城,其國都尤是城堅池深,城高七尺,又因傍水建城,掘渠引水繞城,壕池寬愈兩丈,戰馬若非疾馳,實難越溝而過。

    (為免有讀者吐槽,申明此處城池數據參照注輦國都歐賴宇爾城,戰馬加速的騰躍距離六米乃至八米是沒太大問題的,若仍有質疑,可留言討論,但請不要拿北京城外的五十二米寬的筒子河來做護城河的數據對比,唐長安的護城壕池都才九米。)

    百乘守軍立于城頭,以弓矢拒敵,饒我軍精銳亦不易越過壕池,抵近城下,且我騎軍雖眾,卻不擅攻城,又無器械,故圍城數日,卻只能屢屢作勢佯攻,饒是百乘象兵出城尋釁,亦莫可奈何。

    是日清晨,全軍將士奉吾軍令,早早進食,遂整裝待發。

    時近辰正,百乘國都城門開啟,百乘兵士馭戰象徐徐出城,列陣于城下池溝之畔,一如過往數日般,向我漢軍叫罵尋釁。

    尤以象鼻汲水,遙指我軍大營噴灑,其象長嚎,其兵嬉笑,辱我甚矣!

    細柳左監欒延奉吾軍令,領騎隊出營列陣,萬騎細柳為中軍,以烏桓騎營為側翼,烏桓騎射雖四萬眾,然染病無法出戰者近半,故隨之出戰者不過兩萬余騎,各分萬騎居左右兩翼。

    若如往日佯攻,我軍騎隊必馳臨池溝而勒馬,與百乘象兵及城頭守軍彎弓對射,然欒延今日卻是奉命沖陣,亂敵軍心以利余下騎軍即可棄營東進,使百乘兵士不敢冒然出城追擊。

    百乘兵士或因我軍連日佯攻,以為今日亦然,故略有懈怠,城下象兵陣勢松散,城頭守軍亦不似過往般早早彎弓齊射,拒敵于一箭之地。

    欒延其人驍勇善戰,且頗有急智,見得此等情形,突是著隨身令兵鳴金鼓號令,傳令特意遣去兩翼騎營督戰的親信部將,領烏桓將士盡提馬速,至壕池而不駐,越溝而過……”

    衛氏族志中,未曾提及居于中軍的萬騎細柳是否同樣盡提馬速躍過壕池,使得后世史家對此處細節頗有存疑,但兩翼烏桓騎營率先攻城是得到史家公認的不爭事實。

    此番隨漢軍出征的烏桓騎射,大部分在數年前也曾跟隨漢軍征討巽加,故皆曉得大漢軍律森嚴,陣前違令者,殺無赦!

    況且今日要沖擊敵陣是既定的軍令,烏桓騎射早有心理準備,雖沒料到會剛出營就要直接躍過壕池沖到城下,卻仍是硬著頭皮盡提馬速,跟著率先沖鋒的督戰漢將往全沖了。

    據后世史家推估,出城向漢軍叫陣的百乘軍隊至多不過百余頭戰象,配置的象兵估摸只有千余人,即便一字排開,陣型寬度也不大,至少要遠比其面對的三愈萬騎兵來得陣勢小,這意味著兩翼沖鋒的烏桓騎射越過壕池時,不會遇到太大的阻礙。

    或許,這也是烏桓將士們為甚么甘愿蒙著頭往前沖的原因,若是壕池對面有大隊敵軍防守,想策馬越過兩丈寬的壕池,那無疑是九死一生的,幾乎等于用性命去填那壕池。

    衛氏族志錄事的本意,無非是為頌揚先祖衛青的功績,不免帶著頗重的主觀色彩,對烏桓騎射在此戰的作用僅是一筆帶過,卻極為明顯的歸功于中軍的細柳將士,倒也不足為其,畢竟衛青時任細柳校尉。

    故在衛氏族志對此戰的記敘中,后世史家對前半部分沒有太大爭議,然對接下的部分,就存在著極大的質疑了,蓋因寫得太玄乎,太……蹊蹺了。

    “中軍抵近敵陣,欒延命細柳將士投擲掌心雷,神雷轟鳴,敵陣大亂。戰象驚而難馭,傾覆入池者重,更有返身奔突者,百乘門卒驚慌之余未及緊閉城門,象群奔突而返,撞門而入,慘遭踩踏者為數甚眾,欒延遂領萬騎細柳乘勢入城。

    吾(衛青)遙見此等情勢,遂命全軍出營,策馬入城。

    覆滅百乘,欒延當居首功,吾雖為主帥,卻不敢竊功自居,若非欒延率部破城,吾已淪為敗軍之將,豈有日后榮景?”

    后世史家對這段記敘存在著不少爭論,遲遲沒有公論。

    掌心雷等新式火器在當時管制極為嚴苛,不但嚴禁流入民間,甚至在漢軍中都沒有大量裝備,至少在兩位親王領兵侵擾巽加及侵入安息時,都沒有動用掌心雷。

    據史籍記載,即便在五大精銳騎營中,也唯有皇帝劉徹的嫡系軍伍虎賁騎營才專門設立了火器部曲,裝備了大批加農炮和掌心雷,且還要由郎署和太尉府分別派員監管,以虎賁右監為首的諸多軍律官更是每日進行點算查驗,何時何處出現的損耗皆要記注在冊。

    在此等情形下,細柳騎營裝備有少量掌心雷雖可理解,但主帥衛青的本意是要帶大部隊盡速撤離的,這意味各騎營的右監也要隨行,尤是細柳右監不會留下斷后,更不會跟著細柳左監領兵沖擊敵陣。

    倒不是大漢軍律官們貪生怕死,而是他們的主要職守就是監察軍律,糾舉不法,盡最大可能避免軍中將帥擁兵自重乃至通敵叛國,肯定是要跟著大部隊走的。

    即便細柳騎營的軍律官們為了保障斷后的袍澤性命,允許隨軍火器士動用掌心雷乃至分發給將士們,然中軍的萬騎細柳面對的是諸多戰象和象兵,即便能隔著壕池往敵陣投擲掌心雷,但在敵陣大亂前,欒延真的敢下令將士們盡提馬速,嘗試越過壕池?

    若是不然,在敵軍大亂后,細柳將士們真能在馬速不高的情況下,策馬越過兩丈寬的壕池,且迅速搶占被戰象群撞開的城門?

    會不會是烏桓騎射率先趁亂入城?

    畢竟他們應是早已從兩翼越過壕池的,奔馳到城門的速度應該會比前方有諸多阻礙的中軍將士快得多!

    甚至有不少史學家認為,掌心雷或許不是百乘象兵大亂的關鍵,而是兩翼烏桓騎射的突進令心生懈怠的百乘兵士猝不及防,待得反應過來,想關閉沉重的城門,再牢牢栓上卻是來不及了。

    會不會是衛青刻意淡化烏桓將士的功績,只因為他們出身外族?

    要曉得,衛青在其軍旅生涯中,屢屢血屠外族,無疑是種族大清洗的堅定擁躉,在當時的諸多漢軍將帥中,堪稱鷹派中的鷹派,是極端排外的。

    尤是在攻破百乘國都穆西卡城后,衛青脅迫著百乘君王及城中的大貴族,給周邊城池的領主乃至百乘主力軍伍的將領去函傳令,命他們即刻繳械歸降,否則就屠盡他們留在穆西卡城中的親眷。

    然衛青卻非真要納降,反是暗中大規模殺降,命漢軍騎營不斷的將繳械歸降的百乘軍伍押往地勢隱秘處,逐批屠殺殆盡。

    待得百乘人察覺情勢不太對頭,原先銜尾追擊漢軍,后尊奉王令繳械歸降的三十余萬百乘大軍幾乎已被屠絕了,尤是曾不斷侵擾牽制漢軍的兩萬余百乘騎兵,盡皆慘遭坑殺,等若為傷亡的漢軍將士活殉。

    在屠殺了百乘大軍后,衛青再無忌憚,隨即向休整多日,已然恢復元氣的十余萬騎兵頒布軍令,先對穆西卡城及周邊城池公然屠城,再依部曲分往百乘境內各處,掠奪財貨,焚燒所有農田,草原,山林,城鎮,凡欲外族,不管是不是百乘人,皆是屠絕!

    非是衛青殘暴,實乃漢廷既定的戰略,雖早已應諾將攻占的百乘疆域“轉售”給羯陵伽國和注輦國,卻是要盡可能的屠戮百乘人,盡可能將百乘疆域化為焦土,以免兩國迅速做大。

    漢人雖是重信守諾,然對話術機鋒的運用亦堪稱獨步全球了。

    臘八乃是漢人祭祖祭神的重要節慶,漢軍恰恰是在臘月初八攻破百乘國都,且就此拉開了百乘大屠殺的序幕。

    穆西卡城及周邊諸城為百乘王朝人口最為稠密的地域,聚居著超過百萬屬民,在短短半月內皆被漢軍屠戮殆盡,接下來長達數月的百乘全境大屠殺,死在漢軍屠刀下的百乘軍民更是不計其數。

    據后世史家推估,百乘王朝原有的六百余萬屬民,最終僥幸存活的連一成不到,雖不排除東部的巽加大軍和倉促北上的注輦軍隊也屠戮了大量百乘人,卻絕不會超過百萬。

    短短數月間,漢軍足足屠殺了超過四百萬百乘軍民!

    這若不是種族大清洗,甚么是種族大清洗?

    即便漢軍是打著祭奠亡魂的旗號,以百乘人的鮮血祭奠在征伐百乘時傷亡的數千袍澤以及……昔年被百乘舟兵在東部沿海屠殺的百余漢商。

    然此等毫無遮掩的狠辣報復,此等“以百乘千命祭大漢一魂”的血腥屠殺,真真鬧得舉世震驚,把身毒諸國乃至安息帝國都嚇懵了。

    后世漢室史家每每翻閱相關史料,都覺頭皮發麻,覺著自家老祖宗們也太特么……不講究了,要搞種族清洗也不能明著來啊,簡直是蓋都蓋不住,洗都洗不白,故將漢七十七年稱為“血祭之年”。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漢武揮鞭》章節(第六卷 漢祚惟永 第六百四十一章 血祭之年(下))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