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坑爹坑兒

第六百六十一章 坑爹坑兒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大夫,在秦漢有兩種不同意涵,一者是為二十等軍功爵的中等爵位,一者是皇帝幕僚性質的官位。

    一般而言,所謂的士大夫或公卿大夫,其中的“大夫”多指代官位而非爵位,也就是帝皇僚屬,是實打實的天子近臣,本為郎中令屬官。

    劉徹登基后,置尚書臺,將諸大夫從郎署遷入尚書臺,歸尚書令轄制,主帝皇策問謀議。

    尤為特殊的是,不少告老致仕的元老重臣都掛了大夫的虛銜,時常入宮陪太上皇劉啟種花養鳥,既可追憶往昔崢嶸歲月,亦搭接起某種溝通管道,更便于太上皇有意無意的表達對某些事的看法。

    倒不是太上皇劉啟放不下權力,還想著對朝政指手劃腳,恰恰相反,諸如推恩令之類的不少政令,經由他表態支持乃至代為頒布,遠比皇帝劉徹直接出面要來得好,來自劉氏宗親乃至朝廷派系的反彈也會少得多。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正是這道理。

    莫要小瞧這群種花養鳥的老家伙,長樂宮御苑里的說笑閑談,每每傳出宮去,皇親國戚和世家勛貴們往往就能嗅出某種風向,懂得要如何與天家保持一致走向,甚至是識時務的主動“為君分憂”。

    光祿大夫,是為諸大夫之首,數量倒也沒有限制,現今的十余位光祿大夫中,大半為告老致仕的公卿將相,諸如袁盎,衛綰,劉舍,石奮,竇浚,李廣……

    真正到未央宮宣室殿與皇帝策議國政的,更多是官秩稍低的其余大夫,所以現今的光祿大夫沒甚么實權,卻又在不同的軍政派系擁有著影響力,即便是刻意遠離政治核心的衛綰,也在文士中享有極高的威望。

    光祿大夫們地位超然,又識時務懂分寸,有助于穩定朝局,皇帝劉徹自是要尊重和善待他們,倒也符合漢人尊長敬老的好傳統。

    風和日麗的四月天,是外出游玩的好時節。

    劉徹去歲曾應諾過太上皇老爹,說會盡快做出數列可載人的火車車廂,讓他乘坐試試,過把癮。

    漢人向來重信守諾,皇帝自然更是要言出必踐的。

    四月初二,立夏。

    光祿大夫們一大早便入得長樂宮,好些年沒上早朝了,起得這般早還真有些不大習慣,然老家伙們卻是興致勃勃。

    太上皇劉啟亦是起早,已然梳洗更衣,精神頭好得不得了,倒也不像頑疾纏身之人,顯見經過多年調養,病情確是有所緩解。

    尚食監早已備好宮宴,太上皇讓老臣們一道用過早膳,太子劉沐便也前來問安。

    立夏不算甚么節慶,亦未逢沐日,若依往例,劉沐要到宮邸學舍上過晨課,才會前來長樂宮向皇祖父和皇祖母問安,然今日乃特例,蓋因要陪著皇祖父和光祿大夫們乘坐火車。

    昔年出巡圁陰城時,劉沐是坐過火車的,且學習了多年的理工之學,對火車的主體構造和運行原理也頗為了解,做陪游講解自是合宜,太上皇和皇帝更是有意讓他借機與光祿大夫們多多親近,爭取到各派系更大的支持力道,日后承繼帝業也會更穩妥。

    皇帝若不懂得與派系領袖如何交流,一味乾坤獨斷,剛愎自用,那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溝通,權衡,妥協,制約……

    政治,其實是門美妙而深奧的藝術,劉沐尚嫌稚嫩,且有得學的。

    長安城南有三座城門,分別為西安門,安門,復盎門,其中安門居于正南,若非正式場合,無須擺大儀仗,太上皇或皇帝出城多是不走安門的,直接從復盎門或西安門就出宮了,能免卻不少麻煩。

    復盎門正對著長樂宮,出得此門便可下龍首塬。

    雍縣至灞西電站的鐵路途徑龍首塬南麓,早已全線通車,因是單軌,暫且每日以泬西邑西郊的“泬西驛”為中轉站,分段單列發車,沿途設置了大量供火車加煤補水的驛站。

    饒是現下火車只用來運送石炭,然在路基建設和站點設置還是放眼未來發展的,預留了很大的空間,尤是臨近塬南邑北闕的龍首塬南麓,亦興建了一處大驛站,名為塬南驛,甚至嘗試鋪設了可人工扳道的分軌。

    太上皇要乘坐的載人火車,此時早已準備妥當,正候在塬南驛。

    劉啟領著眾人出了城,雖是輕車簡從,然禁衛們可不敢有半點疏忽,羽林衛早已在鐵道沿線布防,郎衛更是一路隨行。

    汽笛鳴響,少府精心打造的載人火車,載著一群老家伙和一個小屁孩,使出了塬南驛,一路往東駛去。

    若是掛上十列滿載石炭的車列,火車每個時辰僅能行駛二十余里,然換上載人車列,速度能超過每個時辰四十里,雖遠不如縱馬奔馳來得快,但勝在持久,且比乘坐馬車要穩當得多,沒太大的顛簸。

    繞過龍首塬,上得長安東面的灞西高原,太上皇及一眾老臣從車窗眺望遠處山川,感受晨風拂面,心情舒暢得緊。

    這場景,正如皇帝劉徹預料般,跟后世的老干部們組團旅游也差不多的。

    駐守灞西高原的虎賁騎營派出了最精銳的部曲,待得火車駛入灞西高原,便是護衛著車列行進。

    大漢鐵血尚武,太上皇劉啟見得剽悍的將士,矯健的戰馬,更是老懷大慰,滿臉堆笑。

    太子劉沐出言問道:“皇祖父可要往灞上大營校閱虎賁?”

    劉啟笑著擺擺手:“無須多此一舉,免得耽誤將士操練,更不宜壞了軍中規矩,若昔年先帝般被軍士攔在營外,我這太上皇豈不有失顏面?”

    他口中的先帝,即漢文帝劉恒,昔年文帝臨時起意,欲入灞上大營校閱細柳營,就是被周亞夫攔在營外,不見符令便不放行,御駕入了大營也只能按轡徐行,不得揚鞭驅馬。

    尊重將士,嚴守軍律,從皇帝做起,正是大漢強軍的基石,后世歷朝歷代皆無可比擬。

    劉沐撓了撓頭,復又道:“皇祖父若不欲興師動眾,待得火車停駐在下個驛站,倒不妨召見今日率部前來護衛的虎賁將官,勉勵幾句。”

    “哦?”

    劉啟微是揚眉,卻不言語,只是笑著看自家這傻乎乎的孫兒。

    “……”

    劉沐訕訕而笑,神情頗是尷尬。

    隨行的老臣們都是人精,頗是識趣的找了由頭暫且避到其他車廂,只留下這對祖孫倆和隨侍的宦官。

    劉啟待得眾臣盡皆退避,捋須道:“你是要替征臣說情?”

    劉沐猛地瞪大眼睛,訝異道:“皇祖父怎的知曉?”

    “呵呵,你真當我耳目昏聵不成?”

    劉啟嗤笑出聲,滿臉戲謔道:“你那父皇可不似你這般憨傻,不欲親自出面壞了規矩,偏是要讓我這老家伙發話,依你看來,他可是不孝?”

    “……”

    劉沐哪敢答話,只覺皇祖父和父皇都是人精,自個夾在中間著實左右為難啊。

    說實話,劉征臣擅闖灞上禁區,且被虎賁將士擒下,這事讓不少人都很為難。

    不罰,說不過去的,可怎么罰,罰多重,都是問題。

    宗正府將她圈禁大半個月了,仍是沒個定論,畢竟是自幼深得天家寵溺的翁主,鞭笞和廷杖加身,對女兒家終歸不好,宗正卿劉歂很是遲疑。

    賢王劉非沒有入宮求情,不是不心疼女兒,而是此事涉及軍務,身為親王的他多說多錯,反倒陷女兒于更為不利的處境。

    皇帝劉徹也不好徇私,否則傳揚出去,以后還如何從嚴治軍?

    唯有太上皇發話,皇帝就能順水推舟的應下,大家都有臺階下。

    然如此一來,太上皇無疑就要背上徇私護短的“小黑鍋”,劉啟是甚么人,這點小把戲還能看不出來?

    尷尬,太尷尬了!

    劉沐是個孝順孩子,脾性又頗為耿直,此時實在是不知該如何自處,父皇交代他的那些話,他也再說不出來。

    劉啟無奈的看著自家這傻孫兒,突是頗為同情兒子劉徹。

    太子太老實了,不夠無恥,皇帝會很辛苦的。

    好在劉沐生性霸道強悍,否則豈非又一個漢惠帝?

    “罷了,罷了!”

    劉啟擺擺手,冷哼道:“我會召諭宗正府,準征臣以千金之貲贖罪!”

    “當真?”

    劉沐大為驚喜,族姊不缺錢,賢王府更不缺錢,拿出千金之貲對尋常世家權貴或許要傷筋動骨,但對賢王府來說還真算不得甚么。

    劉啟老神在在道:“非但如此,我還會下旨賜婚,讓征臣下嫁那裴氏子,今歲入秋即正婚,且看你那好父皇,我那好皇兒如此行事!”

    “……”

    劉沐真真驚呆了,自家皇祖父不按套路來啊。

    依漢人習俗,多選在春秋兩季正婚,且門第愈高,婚儀形制就愈繁瑣,族姊劉征臣貴為翁主,六禮必不可少,現今已入四月,若入秋即正婚,婚儀籌備都來不及,那裴氏子現下官居虎賁軍候,父皇如何來得及將他遷調別處?

    待得正婚后,若裴氏子隨即被遷調為軍中文職,甚或直接卸甲退伍,那豈不是明擺著告訴大漢臣民,皇帝很忌憚賢王府,不樂見其與軍中將領結親?

    倒不至有太大影響,然皇帝也要顧及面子,有些事終歸不能做得太硬,做得太難看。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大明1617
《漢武揮鞭》章節(第六卷 漢祚惟永 第六百六十一章 坑爹坑兒)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