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軍事 > 漢武揮鞭 >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不可盡除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不可盡除

作者:漢武揮鞭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熱門推薦:贅婿大主宰銀狐武煉巔峰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鋼鐵時代重生之將星傳奇春秋我為王
一秒記住【書迷樓小說網 www.sjcqax.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翌日午后,宣室殿。

    皇帝劉徹召了數位重臣議政,自不是為侄女劉征臣那點小事,而是收到了趙王劉彭祖遣快馬傳回的奏報,言及巽加王儲及使團已從大夏國都啟程,不日應可抵達敦煌邊塞。

    按說沒有漢廷的準允,巽加使團便連西域都不得踏入半步,然劉彭祖以大漢特使的身份特意為他們簽了道通行符令,又由建章騎營分千騎沿途護送,也算便宜行事了。

    然若想踏足漢境,還得奏請朝廷乃至皇帝批閱,否則駐守敦煌邊塞的漢軍是不可能放其入塞的,畢竟趙王手中的三尺赤旄漢節僅在境外才全權代表皇帝和朝臣,在境內就半點效用沒有了,這可不是后世朝代的甚么尚方寶劍,邊軍向來只認圣旨,軍令和虎符。

    漢軍征伐百乘的詳細戰報早已呈來,血屠百萬,行將撤軍,遠在長安的大漢君臣皆是清清楚楚,只是尚未公諸于世罷了。

    巽加使團的來意,自是不用猜都能曉得。

    背約!

    想吃漢軍豆腐的巽加大軍,最終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現下深陷泥淖,被困獸猶斗的百乘殘部死死拖住,端是進退不得。

    非是巽加兵弱,實乃百乘東部諸城的守軍皆被漢軍的殘暴屠戮嚇壞了,以為巽加人也不會放過他們,既然開城投降也要被屠城,索性死守到底,拚到最后一兵一卒。

    況且巽加大軍遠離本土,又是從百乘東部沿海登陸作戰,沒有大漢水師艦群為其運送補給,等同糧道徹底斷絕,將士們吃不飽肚子,又久攻不下,軍心已亂。

    巽加君臣最為憂心的,倒還不是這二十萬大軍的性命,而是大漢騎軍的撤軍計劃,聞得十余萬漢騎要在巽加東南外海的沖積群島登陸中轉,巽加貴種們才真是睡不安寢,食難下咽。

    巽加王朝屬民三千余萬,從軍者多為第三種姓吠舍,吠舍種群高達七八百萬人,比安息帝國的總人口都多,就算戰死個十來萬,婆羅門和剎帝利貴族頂多有些肉痛罷了,他們真正在意的是自個的身家性命。

    下等種姓,就如同繁殖力極強的蛇鼠蟲蟻,死了些許,余下的又會一窩一窩的下崽子,歷代身毒霸主最不缺的就是人。

    皇帝劉徹讓眾臣傳閱過奏報,突是扭頭看向旁聽的太子劉沐,出言問道:“你如何看待此事?”

    劉沐滿臉戾氣道:“巽加膽敢背約,妄圖坐享漁翁之利,端是可恨至極,依兒臣之見,待我大漢騎軍盡數集結于巽加東南諸島,便即揮師伐罪,饒是難以覆滅其國,也要給巽加人慘痛教訓,讓其再不敢違逆我大漢。”

    劉徹眼皮微跳,神情卻沒甚么變化。

    大農令東郭咸陽忍不住道:“微臣以為,殿下所言不甚妥當,太尉府的軍事預算連年增長,今歲已高達七十萬金,且近年軍費皆是超支,單是去歲就支出百萬金,使得國庫出現大筆虧空,勞師遠征實在耗貲太巨……”

    “依著軍情呈報,我大漢騎軍在百乘繳獲之財貨估價數百萬金,饒是大半會分賞將士,然上繳國庫必也不下百萬金,還不足彌補虧空么?”

    劉沐早已習慣與公卿大夫策議國政,且大漢朝堂的風氣遠較后世朝代開明,君臣坐而議政,大臣們當殿駁正皇帝都屢見不鮮,故太子殿下被大卿懟了也沒動怒,但也不代表他會放棄自身看法。

    “殿下,用兵耗貲不單止戰前軍備和戰時輜重,戰后的封賞及撫恤更是耗貲甚巨。我大漢向來優待軍中將士乃至其軍眷,尤是對傷亡將士的撫恤條陳極為優渥。依此番軍情呈報,我漢騎四營傷亡五千余,烏桓騎射更是傷亡過萬,饒是對烏桓無需給付太多傷亡撫恤,國庫要支付的戰后撫恤也絕不下十萬金,傷殘將士更是要由朝廷供養終老,每歲皆要持續支出秩俸的。”

    東郭咸陽搖頭苦笑道,作為盡忠職守的大農令,他不能只看眼前的國庫收支,還要作長遠考慮,亦不愿給繼任者留下個爛攤子。

    過往漢軍的傷亡撫恤,多是賜予田宅的“一次性給付”,皇帝劉徹數度完善軍制時也不忘改革撫恤方式。

    對戰死的將士,朝廷出貲贍其老,養其幼;對傷殘的將士,朝廷盡皆妥善安置,且每歲給付優渥秩俸,直至其終老。

    若非如此,漢軍將士豈會這般拚命,終日嗷嗷叫著要橫掃四海八荒?

    窮兵黷武,是不好的,但若戰爭所獲取的利益遠高于支出,那就另當別論了,至少現今的漢廷和漢軍都不“窮”。

    此等戰爭觀念,早已由上至下的貫穿大漢朝野,從統治階級到市井小民,皆是深為認同的,漢軍不斷的大勝為大漢飛速發展提供了巨大的推動力,戰爭物資的損耗實則為工商業提供了另類的“剛性需求”。

    若非朝廷連年對外用兵,大漢相對遲緩的內需擴張并不能滿足工商業的發展速度。

    國內經濟有問題,最快的解決方法就是通過對外戰爭紓解,雖只是“治標”的權宜之計,卻也為“治本”提供了更為寬裕的時間。

    從某種角度看,現今大漢朝野幾乎再找不到傳統意義上的主和派,舉國臣民皆被綁上滾滾前行的戰車,若是猝然勒馬急停,怕是要傾覆的。

    即便是掌賦稅和國庫的大農府諸官,往往考量的也是如何獲取更大的戰爭收益,而非該不該對外用兵。

    反是太尉郅都的態度出人意料,這位漢廷最大的鷹派,竟也反對為此事對巽加用兵,不是出于婦人之仁,更非不相信漢軍戰力。

    “陛下,臣雖不崇儒,卻也曾粗讀儒家典籍,孟子有云: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

    郅都如是道,話說得頗重,也沒甚么顧忌,酷吏出身的孤臣便是這般直言不諱。

    在場皆是聰明人,饒是腦子最不靈光的太子劉沐,也能聽出郅都話中的重點不在“入則無法家拂士”,而在“出則無敵國外患”。

    換作大白話,沒有來自外邦的威脅禍患,國家就常會有覆滅的風險。

    劉沐或許尚不能完全理解,劉徹卻是深有體悟的,甚至比在郅都本人都明白這道理。

    生于憂患,死于安樂,沒有外部敵人,內部矛盾就難以找到宣泄口,就會如被堵住排氣孔的高壓鍋,鍋體愈是堅固,內部壓力超過臨界值時就炸得愈狠,炸得四分五裂!

    即便沒有真正的敵人,也要創造假想敵,若想長年保持強絕于世的軍力,讓臣民愿意用民脂民膏供養軍隊,世代傳承鐵血尚武的風氣,三年一小戰,十年一大戰是必不可少的。

    劉徹微是頜首,出言問道:“依愛卿之意,是要暫且休兵罷戰,留下些敵國外患?”

    郅都答道:“外患不可留,敵國卻不可盡除!”

    “哦?”

    劉徹眼瞼半闔,饒有興致道:“愛卿此言何意?”

    郅都復又答道:“外患者,如匈奴,安息等驍勇善戰之外族,若不盡趁其勢弱之時盡早誅滅,怕是遺禍后人,斷不能留;如巽加般難成氣候之國,則可使之留存,便如豢養豬羊,不時找些由頭,用來練兵,擄奴,皆是好的。”

    劉徹再問:“哦,那塞北烏桓及海外朝鮮又當如何?”

    郅都微作沉吟,答道:“減其族眾,抑或覆滅其族,皆可!”

    東郭咸陽卻是急了:“萬萬不可,現今烏桓為我大漢牧羊,朝鮮為我大漢采掘銀礦,若冒然將之剪除,著實得不償失!”

    大行令張騫亦出言道:“陛下,臣以為烏桓和朝鮮應當留存,且不說能為我大漢牧羊掘礦,便是讓我大漢百姓有所比鑒,也會更為感念天家賢明與恩澤。”

    “言之有理……”

    劉徹自然明白張騫的意思,沒外族的貧窮困頓做對比,大漢臣民的幸福感和自豪感就難以維持在現今的高檔,也就會身在福中不知福,光靠老一輩憶苦思甜,自幼長在蜜罐里的新生代是沒直觀感受的。

    這就是人性,與民不患寡患不均同樣的人類劣根性,亦是劉徹堅持不大舉歸化外族的主因。

    劉徹本身倒不算種族主義者,頂多算個狹隘民族主義,然為保證漢民族的凝聚力和自豪感,血統優越論是必不可少的。

    漢民族內部,不會學雅利安人搞甚么種姓制度,但在對外族時,漢人就是先天的貴種,凡有質疑者,皆當誅絕!

    劉徹復又扭頭問自家兒子:“聽罷諸位愛卿之言,你現下以為如何?”

    劉沐不禁赧然道:“兒臣知錯,適才實在魯莽,未及仔細思量!”

    “直抒己見,何錯之有?”

    劉徹不以為意的擺擺手,笑道:“善納良言,補正自身不足,便是大善!”

    劉沐展顏道:“兒臣必謹記父皇教誨!”

    “既是如此,待得那巽加王儲抵京,便交由你去應付了。”

    “……”

    劉沐滿臉訝異,心道這不是姑父張騫的活計么,當太子可真特么不輕省啊!
加入書簽 (←)上一頁 目錄(回車) 下一頁(→)
本站推薦:明天下唐梟乘龍佳婿長寧帝軍醫妃驚世大主宰盛唐風華銀狐逆鱗續南明
《漢武揮鞭》章節(第六卷 漢祚惟永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不可盡除)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漢武揮鞭讓更多書迷知道。
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如有侵權請 聯系我們,我們會盡快處理。
Copyright © 2019 書迷樓(www.sjcqax.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